第四回 叫囂關

邱真人 降

聖示:勇筆可已準備出發遊歷著書了。

勇筆:弟子恭候真人帶引出發;不過弟子可先要稟明,到了目的地,尚請真人慈悲,不要放弟子一個去遊蕩。紫陽關中諸般情景弟子尚未熟悉,煩請真人從旁指教,以得充實遊歷內容。

真人:可以。吾等邊走邊談,出發了。

勇筆:弟子在想,這本「紫陽關遊記」如果成書後,對「拱衡道脈」的助益,是否可以突破目前進展中所遭遇的瓶頸困境。

真人:道脈宏興,雖說有一定數,但是,俗語說:「神之興,也要人扶。」亦即是說,神人同心協力,配合道務之進展,何患乎道之不行!當然,這本「紫陽關遊記」書成頒世,對貴堂道務之宏興,是有一定的幫助,所以努力點。

勇筆:弟子明白了,哦!到了一處上書:「叫囂關」三大字,左右各有聯曰:叫罵由他,修行我自有。囂張是你,實踐人非無。請教真人,這是什麼意思呢!

真人:此聯含意不深,你入關去遊歷,自行體會為何會有此關。

勇筆:是。(師生倆一進關,就見到一幅奇景)真人啊!我們躬逢盛會了,那裡有個人在開演講會。怎麼天界也像人間辦政見發表?

真人:你自己上前去聽聽然後傳真記錄。

勇筆:待弟子仔細聽聽,他是要競選那一天的主宰。(以下是節錄那人的高論。)……所以說,你們要知道一點,修道是最寶貴,可惜,有很多人卻不知道「修道分成很多等級」。像某教的修持頂多道果只達氣天。像某教教規嚴,修者動輒犯過,嚴律令人難適。只有修我們這個教的「道」,才有希望邁向極樂世界。(勇筆聽了可真不服氣,心想:這簡直像凡閒的政治秀,攻訐別人,標榜自己,那像修道人?奇怪!怎麼讓他來到紫陽關?)

真人:你不用奇怪,本關關主已來,有問題你何妨直接請教,勝似臆測不定。

勇筆:(眼見果然來了三位仙吏,當中為佛,兩旁俗裝)弟子參見關主。

關主:不敢當,勇筆尚請免禮。今日你與天仙邱狀元著書駕蒞本關,吾理當來迎。

勇筆:關主如此客氣,弟子受寵若驚。不過弟子放肆請教,那個人在台上大放厥詞,說得天花亂墜,怎能夠來到紫陽關應考?

關主:此中詳情,吾引你去參觀,並親自訪談,勝於吾饒舌解釋,你就能明白。

勇筆:勞駕關主,弟子心有不安。

關主:不用客氣。

勇筆:那就先容弟子與那位演講者談談。

關主:好;命右侍將人帶到。

右侍:遵命……稟主公,已帶到。

關主:好,勇筆賢生,有話直說無妨。

勇筆:弟子僭越了。請教您,剛才那一番高論,弟子頗為拜服;不過,您生前是修持那一名門大道,得敕證何種道果,又何以來此呢!

居士:不敢,我生前乃受持菩薩戒在家修,不敢白詡有成,但精修三十餘年;死後,福神受西天佛祖旨意,帶引來到「紫陽關」。

勇筆:原來是佛門大居士,弟子失敬了,不過,剛才居士所言,其他教門之修持均有等級,是否太過武斷,而居士之修持,可謂精進,因何來到「紫陽關」?不知居士有以教弟子否?

居士:是啊!照理我是該到西方淨土才對!

關主:你是千載難逢之機緣,西天佛祖甚為讚賞你的修持,至少也該有護法尊者之果位。只可借你一生執門戶之見、言語頗造謗道之論,須知如此執念,有礙靈心,更因造此口業之一失,竟至須到「紫陽關」應考也。

勇筆:是的,弟子一聽居士之言,即知居士頗有自詡為修對了道,而別人都有錯,此一觀念貽誤您,須知大道不分門戶,惟至善至德,不論那一個教,亦均以善為出發點,則任何人均可修道,何必謗他人之道,於己又有何益?

居士:聞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關主更是醍醐灌頂,弟子受教了。

關主:你入本關受考,執性難改,本須入煉獄重新修持,適逢參著聖書有功,並本身慧根具,茅塞已開,吾佛恭喜過關。你準備西方敕果。

居士:弟子真是因禍得福,是否可以讓弟子略抒幾句,以作世之修道者參考。

關主:有此慧覺甚佳,不過主著正鸞在此,你須先與其商議。

勇筆:不敢。能得大居士之金言,本書生色不少矣!尤所歡迎,不敢請耳!

居士:多謝!多謝!愚謹在此寄語世之道門同修,修道首在認理,其理真其行必正,浮面之計較,反淪執相。不論佛道,任何教派、在教出家之修道者,應有一個警惕,不要隨便謗道。修道,是一種智慧的行為,佛有頓悟之說、道有開竅之言,儒為誠正之行,而耶回兩教亦各有信仰之念。在這種情形下,謗道,是一種不智的行為,縱然精湛的修持,如果犯了這一條口業,紫陽關免不了跑一趟的。

勇筆:精闢高論,不愧修持有素的大居士;懇切的指出當今修道人弊病。大居士有此一番話,勸世之功已著,弟子先此致謝。

真人:行了,時間已晚,吾等也該回去了。

勇筆:可是真人啊!弟子還有個大疑問呢!每一關都有未過關者須入紫陽煉獄,怎麼都沒進去各關的煉獄遊歷呢?

真人:不用急,每一小關未過關者,雖然都要進紫陽煉獄,但這是一個獨立單位,並不是每一小關均有煉獄,以後自會遊歷。走吧!

勇筆:那弟子告退。

全站熱搜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