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收圓演義 第十四回

三教殿教主論宗風 二星宮星君談升降
 

三教聖人題詞
調寄青玉案
天開三教為三寶 。撑拄乾坤不傾倒。爭奈魔風塵世擾。倚門望。切還家信斷。怎解瑶池惱。門人弟子須知曉。指引同胞立身早。號作三才才不小。希賢希聖學仙學佛。莫使人空老。(三教聖人皆遣弟子下世度人、以解母憂、世人其知否)
南北極星主題詞
調寄解偑令
注生由我。注死由我。這神權曾饒誰箇。不脱輪迴任萬劫。總嬰繮鎖要無身。乃無此禍。生也能躲死也能躲。是人間最良。因果好自修持。遇勝緣莫輕抛過。趁今時佛來主柁。(生死輪迴可悲可憫、今值三會龍華、彌陀在天主柁、然燈下世主柁、此勝缘也、切勿放過、)

話說昨宵大士、呂祖、四千歲、領遊玉虛宮、凌霄殿、歸來。得賜之寶。大士代為收檢。用着時當為指示。並囑下二晚、來領遊三教聖人宮殿、及二星宮殿。一晚不能遊全。則數晚遊之。遊畢編為一回。以發微妙。青蓮得命遵行。迨妙行上了冥牀。各候駕神祇早至。降龍伏虎、亦到壇鎮攝。大士及四千歲駕臨。妙行聞呼起牀。連忙行禮。千歲道。勿庸。吾們就要起程也。於是出了壇門。大士拈出蓮花。三人步上。騰空向北而行。顷刻之間。見一大海。妙行以問大士。大士曰。此瀛海也。即取出七寶鑑、照指曰。那海中即蓬萊三十六峯也。其中大三峯为三洲。妙行取鑑一照。看不盡仙宮殿宇。不覺順口歌古詩讚道。跨鶴來從海上遊。十洲三島眼前收。世間何怪黄金少。盡被仙人鑄作樓。大士道。妙極妙極。此際歌此詩。甚為恰當。吾師亦和一首。曰。蓮花腳下顺風遊。寶鑑開時景物收。偌大乾坤如指掌。騁懷遊目到瓊樓。四千歲亦和云。為辦收圓徧處遊。三才妙蘊眼中收。靈根龜鑑齊醒悟。待詔丹書上玉樓。大士鼓掌稱善。千歲道。吾素不能詩。偶因高興。隨口吟出。自愧多拙。反蒙獎讚。何也。大士道、適所吟、不過言遨遊之趣。仙居之美。千歲此詩。方為入題之正韻。故爾讚之。
且行且談。不覺已到了一重天界。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仙宮殿宇。燦爛如珠。蜂房水窩。不知其數。大士問道。師弟我們到了甚麼地方。妙行答曰。可否是我們遊理天時。所看之廣野收圓埸乎。大士曰然也。你看上天如此厚待靈根。靈根自暴自棄。良言逆耳。禍水為甘。逐妄迷真。不肯上岸。即亦上岸。不肯前行。(果然怪異)為之奈何。這些宮殿。已起了十餘年矣。不久成功。今宵東華帝君、亦在此監工建造。我們進去小憩。然後再行。三人乃跳下蓮花。見一所大宮殿。大士引道而進。有一位仙人。降階而迎。視之乃前遊東極所見之東極帝君也。妙行忙上前施禮云、違教了。帝君扶着手道。别後悠悠。今朝邂逅。不枉有緣。請上休息。(神仙愛人如此)三人乃同上殿而坐。帝君道。現因收圓在邇。  老母亦昨宵始來。三教亦須到來。但  老母特令其遲來兩夜。演收圓一書等待遊生探微妙而後方來。(注重此書之極、列聖忙修宮殿以資收圓、靈根不肯盡功以資赴會者何)大士道。今宵恰遊三教宮殿。所謂上聖先知也。門外有皮冠素服一人。穿仙衣而網髻一人。喜笑而道。今宵聽說大士千歲。領遊生到此。特來相見。大士千歲齊聲道。有勞法師大賢了。乃指與妙行道。此位即元都大法師。此位即大賢瑞木夫子。妙行聞言。忙上前長施一禮道。久慕法大賢高名。今宵幸見。足慰生平。二人扶着手道。枉蒙善士獎讚。於是依次而坐。參謁先師。吾同元都大法師、東華帝君、去面無極。然後仍會此處。言罷。一齊出門。分路而行。子貢領千歲妙行、走了數里。有三架玉石牌坊。道旁多有檜柏楷模三種樹木。亭亭矗立。不數武、巳到宮門。門外一堵大照壁。照壁兩邊有檜柏各二株。老參天。彤色圍牆。高大無比。所謂夫子之牆數仞也。門外亦有執門。妙行道。弟子同千歲在此等候。請夫子進稟先師。然後晉謁。方合理。大賢道。此次與别遊不同。别人無論何仙。亦须規矩如此。而此次則專三教共議所演之書而來。又當别論矣。我們同進到四配宮殿前。我方上殿稟啓先師、可也。於是跟隨大賢而入。連進了二道門。東西兩廡。無數宮殿。子貢夫子道。由二重至四重。乃歷代大儒所居。五重至七重。乃三千弟子、七十二賢所居。第八重大殿乃先師所居。兩廊乃四配所居。九重為後花園。並有後路。夫子由之而升諸天也。妙行道。唐朝韓退之。文起八代之衰。著一原道篇、佛骨表。致令天下後世。借口實。而鼠牙三教。想來此人。生大儒。殁諡文公。必入兩廡。請夫子導而見之。今勻之下。看又有何言論。大賢道。此人固執不化。只知墨守古書。不知天道之應化。自貶潮陽後。即韓仙度去。不到此處也。(退之崇儒謗佛謗道、而終究不入聖。仗道所度。奇絕妙絕)

三教為無極之三寶。豈可缺一。何辨之有。三人且言且行。直進到八重殿下。妙行住立以待。大賢千歲上去稟知先聖。妙行正在階下、翹首偷窺先聖金容。與本村大成殿所塑之金身衣相彷彿。又見殿上有匾。上書大成寶殿四箇大金字。兩邊有聯曰、
萬國衣冠崇泗水
千秋道範仰尼山   
其餘匾聯未及讀。聽見上面宣言道。  先師有命。遊生上階進見。妙行連忙在階下九叩行參後。上階進殿。直抵先師座前。復九叩首。俯伏聽諭。先師曰。起來一旁賜坐。妙行百叩謝恩華。一旁坐定。先師賜茶畢。開言道。宣四配上殿來。四配上殿參見畢。兩旁侍坐。先師命取瑤琴來。須臾有子將瑤琴獻上。先師盤膝正坐。焚香撫之。音韻悠然。白鶴飛來庭前而叫。鳳凰飛來檐下而鳴。麒麟臥於階前而聽。只見子頁夫子。忙去取文房四寶抄錄。復聖顏帝傳語翻譯。一小時。琴音止處。子贡將其抄錄遞與妙行。宣讀一徧。其歌辭曰
太古人心渾噩秋。率性天真不外求。無懹葛天去已遠。明王作號麟鳳遊。(美矣上古風光)各自知修安且靜。無須示道闡微幽。當今下元迄末劫。人民滔滔自作孼。唯皇上帝憐下民。誘以自新逭蛇蠍。幾度原人不回頭。神仙枉勞空悲切。各自撫膺試問心。云胡畔道與離經。攻乎異端行曲學。舉止動靜愧神明。禍福吉凶人自召。濁涇清渭有攸分。回心向道登彼岸。反經復性育虛靈。修身還本知趨向。共作龍華三會人。
先師撫畢了琴。曰、今宵專三教共議傳書度世之事。不同平素。特賜筵席。然後慢遊可也。即傳命擺宴花園。須臾、公冶長出來報道。宴已擺好。請聖師同客用宴。聖人乃约千歲妙行、同諸大弟子、從大殿之東南角入後門。進花園中。列次而坐。妙行見園中景致鲜奇。且不轉睛的觀看。聖人曰。且來用宴。宴罷、憑你遊玩可耳。妙行乃掉轉頭來。敬陪列聖宴飲。在席間聖人曰。當今潮流萬里。洋溢中國。攻異端闢正學。世道日壞。忘本求末。不知伊於胡底。冥頑者亦不足怪。獨無氣骨之衣冠禽獸。随波逐流。其心可誅。妙行道。弟子凟問先師。當今聖道泯滅。而杳壇中初入兩廡者反多。何也。先師曰。以前聖教昌明。君民皆能行道。故欲表異於眾。戛戛其難。今邦無道之際。但能不被利祿所薰心。潮流所貿志。此等人。便覺氣骨可嘉。特許其人也。況今三教收圓。道魔並闡。所求如意。只在其志願之堅與趨向之正也。(先聖如此厚待於人、而人何樂不守志以盡道哉)筵畢。子貢夫子引妙行遊了一周。然後四千歲同妙行告别先師。子貢夫子送到收圓塲。妙行問道。此路似非原路。夫子道。此由後路而出。最捷之徑也。話方畢。擡頭一看。則大士已在前面等候也。妙行乃叩謝夫子。夫子轉回杏壇。大士拈出蓮花。三人乘上。騰入雲際。

大士道。你們晉謁先師在杏壇。曾說及文華殿否。妙行道。文華殿又在何處。大士道。似此說。則尚未知有文華殿。順手將七寶鑑取出。展開一照。指與妙行道。那就是文華殿。那就是文範宮。(顏子所居)理天上還有斯儒宮。此宮則你曾遊過。妙行看畢道。此鏡真利害。不惟宮殿看得指掌。即宮殿内秋毫微物。亦透瓦穿牆看得明瞭。此部書成。當推此鑑為第一功。大士道。未着手降書之先。古佛即將此鑑付與吾。說後日遊覽大千。非此鑑不可。若無此鑑。則不能以近及遠。以簡馭繁。遊觀既費目力。成書必多冗累。有此蓮花雲之快。七寶鑑之明。則遊覽大千三千界。力費不多。書亦簡括。印之方便。觀之亦不厭煩也。(此寶要計)說畢曰、今宵趁有時間。再去遊道祖兜率宮。

遂撥轉雲頭。直向西南而升。不多時。大士將雲頭按下道。已到了無縫塔前。我們步行可也。三人步下蓮花。展覽景況。比蓬萊更優勝。且有無數宮殿。而新修者、亦多。大士道。舊修者、多係有道弟子所居。新修者。道祖以修圆之用也。(此處亦有收圓之宮殿、靈根快修快修)且行且談。過了涼海。仙樂飄飄。大士道。你看道祖派人來迎接我們矣。須臾到了目前。柳元陽帝君亦在内。上前向大士千歲施一禮。曰、今宵十洲三島、蓬萊諸仙、均到齊此處。同道祖要去收圓塲。面謁  老母。斟酌布置收圓塲事項。但道祖知大士千歲、今宵領遊生夾到。特在宮等候。派我率童出來迎接也。大士道。有劳帝君。元陽道。豈敢。還是大士千歲列位遠來。有勞。於是按序前行。直到宮前。則以前臨壇談運會之張子房仙師。亦出來道。元陽帝君出去。不見歸來。道祖又特令我出來觀望。則列位已駕臨。即請進宮。道祖盼望久亦。於是各隨之而入。妙行見宮殿巍峨。左有盤龍。右有踞虎。似有畏懼趦趄之状。大士道。無庸懼。此乃降伏之物矣。於是子房大士引路。千歲護法。妙行隨行。果然那二物如如不動。皈依馴伏。進一層。張子房即示一層。曰某一層何處仙真朝房。某一層、何等仙真居住。連進了八層宮殿。第九層即道祖所居之上清宮、道玄殿也。見道祖隆準長耳、童顏鶴髮、坐在五色雲座之上。濟濟仙真。列坐聽講。大士千歲同張子房、上殿通報道祖。道祖即宣遊生。准其上殿聽講。妙行正在階下。讀那匾曰、道玄寶殿。聯曰
道高無上地
玄妙獨尊天
方讀畢。聽見上面傳宣。連忙九叩行參。上殿到聖前。又行三十六叩禮。道祖曰。無須如此煩禮。一旁賜坐。妙行乃向一旁侍坐。只聽見道祖講曰。有理無慾則聖。理勝慾則賢。理不能勝慾則凡。有慾無理則獸而禽。大道千端。玄言萬語。其正義不過此兩大端也。蓋理者正也。慾者邪也。邪正相妨。而理慾相礙。理正即功。邪慾即過。有功無過即聖。功多過少即賢。功過参半即人。有過無功即獸而禽。以是義也。故修真之士。必先遣慾。慾既遣而心自清。心一清而妄念皆空。空無所空而心既無。無無亦無。慾不能生。慾永不生而理自全。理一全而氣自清。清則升矣。此悟道之大觀。修仙之妙訣。

講畢。令仙童將鑰匙取來。老君親自將後花園門開了。領眾觀看。進園中、則見東南西三面均是宮殿圍繞。獨北面有箇大山崖。倒懸如削。極其危峻。上寫靈巖兩字。崖壁下臥一青牛。左邊有一神椿。上繫一箇大猿猴。腳不停手不住的倉皇欲跳。但拴得穩固。拗動不起。右邊有一神椿。上繫一箇大烈馬。嘶吼跑跳。幾乎墜下崖來。但繫鎖牢固而無虞。中間有八卦爐。爐中火焰不上升。而反下降。耳聞水沸之聲。妙行子看見詫異。不解其故。大士乃將七寶鑑遞與妙行。妙行一照。見八卦爐下有一洞門。上寫尾閭關三字。那八卦爐中火焰一下。將銀河之水。化成一股熱氣。逆行上來。周繞諸天境界。妙行看得分明。方知是一盤玄功。乃將七寶鑑遞還大士。點頭讚妙。大士道。此次你們各仙真亦有奇緣。吾慈將寶鑑借與你們一照。看看三界玄妙。不枉修仙一埸。眾皆拜謝觀看。無不歎美稱奇。看畢。仙童來報、宴已擺好。老君同眾出了後花園。仍關了門。來到殿上。列坐飲宴畢。大士告别老君。老君道。收圓埸興工十餘年。吾只到過兩次。後因在此離恨天造選仙埸。一直耽擱。目前   無極上命。召集三教到彼。商酌布置。昨日就要去。因待今宵你們遊過。則吾亦統眾下去。一路行可也。於是道祖領幾個門弟子。拜各處仙真。出了兜率宮。到涼诲邊分路。道祖統眾去收圓塲。(聖而至教主。亦終日靈根奔忙。靈根知否)大士引路去面世尊。
三人乘上蓮花。騰在空中。大士道。今宵遊了兩處。時間已促。又去遊選佛埸後。方進雷音寺面世尊。必須催俣雲程方可。師弟將眼閉起。一小刻、耳邊風聲不響。大士道。可開眼也。妙行睜開眼。往下一觀。則已到選佛埸也(妙行何以知其選佛塲、因前觀大千時曾觀看過也)三人按下雲頭。步出蓮花。見宮殿如麻。光輝眩目。與別處不同。大士道。以前我們遊理天。因重於别務。不得詳觀。今宵到了其中。方知宮殿之美。此處宮殿嚴密。只留出十六條大街道。(按十六觀門)一百八條小巷道。(按一百八箇菩提星)我們由十字街前大路。直走真如宮。去見當來。吾師自創始在塲之後。正建造時。來了一次。茲功竟後。則今宵方到其中也。(大士終日靈根奔波勞碌、救劫闡道、連選佛塲亦不暇到、其苦心於斯益顯)故只知其略。不解其詳。面當來自知大概也。且話且行。不覺已到真如宮門首。其執門知是大土來到。上前言曰。今夜當來在宮。請進市閑。大士乃引千歲妙行、直入宮内。當來皇極。滿面毫光。大開笑顏。下階迎接上殿。依次而坐。妙行參見後侍坐。

小沙彌獻趙州雀舌華。妙行開言道。弟子叩問當來尊佛。現在選佛塲已修全備。則所選之佛規又如何。當來道。此次選佛與以前不同。乃三會收圓。人鬼齊超。仙凡並度。除禪定涅槃而外。不止皈依三寶之優婆塞、優婆夷。即居家清潔潛修可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亦得選之。況當普度方便門開。而唸佛三昧者亦不可虧負。(唸佛乃捷徑正路、無量方便法門)故此選佛場不得不先期完備也。大士遂告别當來。當來送出宮外方歸。大士道。宮殿紛紛。須空中觀下。方覩其大概。乃三人乘蓮騰空。取出寶鑑一照。宮殿次序。朗朗在目。見大宮殿一所。門前大照壁上。貼有幾張字如榜一般。大士曰。此選佛塲之條規也。看得大概可也。不然末免耽擱時間。我們快去靈鷲山中面世尊也。乃撥雲頭。唸動真言。蓮花雲如飛一般。不一刻。早到了靈鷲山前。

大士道。已到了佛祖境界。須步行以表恭敬。乃按下雲頭。步出蓮花。一齊步行。見一大照壁。上寫佛都二字。轉過此壁。地勢闊無涯際。大士指道。那葉如萬年青、花似夜合花。而香遠者。即當日拈花一笑於婆羅門之優曇鉢羅花也。那飛鳴於松閒者。聽經之白鶴也。那攀附於藤葛者。獻果之篬猿也。那古榦參天。其葉如蓋者。無憂樹也。樹間所棲、似鵝非鵝者。靈鷲鳥也。(此地多此鳥、故山以名、這一段絕妙勝境、寫來如畫)當日如來令摩訶迦葉去雞足山華首門。守衣入定時。臨囑曰。我令四大明王送你到山。每年再令靈鷲鳥來朝看你一次。故雞山華首門。每年有靈鷲鳥來朝者。即此鳥也。大士一面指示。妙行一面觀覽。正在看得出神。忽見一位素服高僧大聲叫道。請菩薩快將千歲妙行引進去。世尊盼望久矣。大士聞呼、一看道。師弟不可流覽。世尊知道我們來到。故令阿難尊者。出來觀望我們。乃放步前行。見有玉石牌坊一架。上用寶石鑲出長春勝境四字。 連穿了四道牌坊、而抵大門。直進九重宮殿、而到玉階之下。見殿上有大匾。上寫大雄寶殿四字。聯曰
空色微塵地
明心見性天
其餘匾聯未及讀。聽見殿上傳宣道。  世尊有佛旨。令妙行上殿進見。妙行叩了三叩首。上殿到  世尊前。又用佛家合掌恭身的行三叩禮。  世尊道。免禮賜坐。妙行起來一旁而坐。
世尊賜趙州舌華。令阿難尊者、與羅睺羅二人。去鐘鼓樓上。鳴鐘三匝。發鼓三通。一小刻、裏堂外堂之大仲二仲。濟濟而來。各參了佛後。男左女右。靜聽法音。殿前整立着十八位羅漢。階上守立着六位金剛。(詫異)其餘則皆兩廊結跏趺坐。大土指教道。此十位菩薩。即如來之十大弟子。當初如來在雪山修行。其父王遣十大將、去雪山取之、還國禪位。其十大將、如來感化。於是皈依學道。而有今日之巍巍金相也。階上六位、乃六十金剛。原有八位。而降龍伏虎二位。派到儒壇鎮壇也。(到此釋明如來派金剛鎮壇、天皇派趙千歲護法、  老母又令天士領遊、足見此書非常鄭重)兩廊坐聽者。或阿羅漢果。或須陀洹果。或斯陀含果。或亦有菩薩地位者。等等不一。均是如來門下之人。妙行聞殿上是十大弟子。乃上前行禮曰。列位菩薩。方保國將軍相。立作明心見性人。欽佩之至。十大弟子曰。我等亦聞佳譽。後知是你。都是通家。套語不敍。望盡心竭力。於功程是要。方言談間大士道。容後慢敍。請  世尊說法。  世尊乃上七寶蓮座而開講曰。我教自法界藏身。運化首於諸天。七佛傳燈。五如應化。傳至四七。吾佛見南閻浮提。五濁惡世。久陷迷津。不知覺路。逐夢幻乎泡影。馳石火於電光。吾佛不忍。令二十八祖達摩。折蘆過江。傳法東土。示以頓悟之大乘。超死生之妙訣。斷貪瞋癡。修戒定慧。迨及唐朝。頒三藏十二部於東土。教法之興。於斯為盛。(作萬世娑婆教主、四生慈父)三教並立。互相維持。吾佛膺娑婆教主之職。有超拔苦海之任。平愛河之浪。息孽海之波。設地藏於幽冥。薦拔孤魂。傳心燈於人世。度脱死生。東士自漢唐而下。守法開悟者。代不乏人。云胡末劫。宗風有如斯之頹敗也。雖三家均然。而吾門尤甚。幸陰消陽長。衰極盛來。三會龍華。  無極要度靈根。然燈應世。開先後之密蘊。於是船有主舵。不至陷溺之虞。無奈朝音太沸。道魔並闡。非明眼者不能辨其正路。起信修持。收圓期至。   無極憂殘零之久困他鄉。終朝抑鬱。我三教共議。演一部普度收圓。指明正路。辨明道魔。令人望大道而行。不致疑於歧路。各生信心而修。功行大齊歸根。(大聖人皆虞靈根着魔而徘徊於歧路、以此書引之而登正軌、)今妙行專演書。奉青蓮之命而遊到此。吾佛特召集爾羣弟子。共聽演說。仙凡均有裨益。並望爾等各随力量。以助收圓。方不負我佛門慈悲之意。(鼓勵其門下弟子、以助濟度靈根、聖德如此)異日功成果就。亦當加等级。(三教歸天後、亦以度人立功、加升果位、功大者位高、理固然也)如來說畢。階下有願降魔護道者。有願默中闡道者。有願於借道斂財旁門惑眾而施其報應者。有願於誠心學道力量不及而玉成其事者。等等不一。

各隨道塲中之弊竇而撥正之。如來曰。口說無憑。各立誓願。於是各上願章而後去也(三教聖人皆令弟子入世度人、不但佛門然。)如來向妙行曰。此次普度。當以吾此四句偈斷疑生信。不誤潮音打開拴鎖。一跳歸根。並以前一切有為法之四句共八句為主。則當以成其正覺也。講畢令擺宴賞之。大士同千歲妙行、受了佛恩後。拜辭如來。如來道。我佛亦去修四場商議事項。昨晚就要去。因在家待你們來。今事畢同去可也。於是如來率眾出殿。大士同千歲妙行隨之。到靈鷲山前。如紫去收圓塲。大士同千歲妙行還壇。大士道。我們直過東轉流沙河。過西藏。轉東南。走唐三藏取經回國之那一條路回壇。則快甚也。乃撥轉雲頭。飛行如駛。頃刻之間。到了壇中。唤醒妙行。令其安養。大士同列聖權且回宮。明宵又來。引遊南斗北斗二星宮。次晚。青蓮照上准備。列聖到齊。大士令降龍伏虎鎮壇守身。自己同千歲妙行去遊。乘上蓮雲。大士曰。今宵先遊北辰。而後由中天南渡。直抵南辰也。言畢。直向西北而行。蓮花一展。將身蒙蔽。只聽得風響如雷。妙行坐惯蓮雲。身又花瓣包羅得穩。怕是不怕。但風聲太大。深為詫異。又不便問。一小刻、耳邊風聲不響。則已到了一箇新鲜别境。大士令下蓮花。散步而行。則見大照壁上。寫元皇境界四箇大字。穿過三架牌坊、而到宮門。有武士執門。大士上前交涉道。請武士進去代稟。大士同四千歲引遊生來。晉謁萬星教主、無極元皇、中天紫微北極大帝。那武士進去報了。妙行一看。其宮殿十分華麗。門上有一匾。上寫權衡宿度四箇大字。兩邊有聯曰。
司三才造化
統萬象星辰
正在流覽。只聽見宮中出來叫道。請大士千歲同遊生進宮。於是進了九重宮殿。到正殿台階之下。妙行舉首一觀。見大殿上匾曰、紫微上宮。聯曰。
察徵休於宿度
握氣數之盈虚
方看得此聯。而殿上星皇、已軒冕龍袍、粉底皁靴、下階迎接。妙行俯伏拜見。星皇扶起。一同上殿。依次而坐。紫微大帝令擺玉液瓊漿。一齊受用畢。妙行欲道明來歷。大士曰。不必。三教共議。紫微大帝已曾在塲。況其為星中之皇。居其所而眾星拱之。凡吉凶禍福之事。造化之機。皆自大帝主之也。妙行道。弟子實有不知。冒瀆多言。伏望恕罪。大帝曰。何罪之有。昔聖人入太廟。每事問。此為小心知禮。凡我後生。當學聖人也。

大士曰。時辰不待。請將所當發泄之玄機。講演一番。以俾靈根後學開悟。而得由大道。大帝曰。甚好。乃令其部下眾宿諸辰。一切列班靜聽。大帝登大光明座而宣講日。凡我星宿。原萬象之精華。天地之靈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形於下。人及鳥獸蟲鱼草木山川皆地也。形於上。萬象星辰皆天也。故在天曰萬象。在地曰萬。茫茫世界。生有萬。而國王、大臣、以及州縣、統制之。君子化成之也。浩浩其天。具有萬象。而以三垣、五斗、五星、二十八宿、二六宮辰、統制之。紫微座主掌之。世界各國、聽國君之指揮。萬象星辰、隨星皇以變動。是星宿本相天以應人。主世界之吉凶。司人間之禍福。普及君庶。無物不察。故聖帝明王。君子賢人當道。則星宿亦明朗。居其軌道。奸邪小人當道。則星宿之宮垣出而多暗。此世之天文家。亦能考察之也。玆且以禍福吉凶而論。有天神、地祇、功曹、遊神、過往。天地皆有司過之神。(故曰人不可自欺心、舉頭三尺有神靈、)每逢朔朢。奏於吾。照其功過而定吉凶。小者注以禍福。大者注以生死。生死之後。更定以升沉。皆由此處注册。吾帝時憫人之過。宥人之愆。奈世人造惡。無忌積咎。無憚不得。不彰善而癉惡。世人不自悲而吾帝為之悲。世人不自痛而吾帝為之痛也。(禍不尋人、而人偏尋禍、大帝慈悲宥罪、而人偏造罪、奈何奈何)現下收圓在邇。   瑤池曾下懿旨。   玉皇亦有敕令。凡心存聖教、回首宗風者。特為訶護。消災以成其道。離經畔道。謗聖毁賢。其心已死。當然處罰者。方令其沈滞。此數年間。同善社以及各善壇。大開宣化。普度世人。回頭者固不少。但潮音太湧。居心不恒者多。故紅黑二籍。或勾或注。忙不住停。現下紀錄真宮。吾已奏准加一倍用。

話說紫微大帝、正講演到熱閙之處。有仙童迎着幾位善人。幛幡寶蓋。到階下侯旨升送。大帝傳旨。今宵有事。且送在賞翠樓安養。待事畢再派送。一小刻、又有天丁力士飛天神王、拏着頭破血流手跛足攣的罪犯數人。來候旨發落(一善一惡好似安排而來、來得有致)大帝仍傳旨。今宵有事。權且押在外面天牢。待吾事畢發落。大帝回顧妙行道。你看我此事。紛紜不紛紜。大士千歲則早知之。師弟則今宵始見。今宵列位遊到此地。吾將各門下召集。本欲談談素來之苦衷。發揮星辰之妙用。既有此事務來擾。不能如願。此數十年來。亦幸各仙真聖人。分科辦理。吾事始疏了幾層。又有蕩魔拜三王爺四千歲列昆玉。練有百萬天兵收魔。以護道。今  天皇御極之後。又將伏魔之任寄託與岳少保。現在逐日與魔軍大戰也。適下所送入善人者。即同善社與各善壇之善友。生前也有善功。但其誓願不明。來此勾案後。去修圓場享安樂待選也。(為善之好處如此)那解來罪犯者。即岳聖部下所掌之魔軍。因其來歷不明。令吾詳察也。(北斗主黑籍、故須到此詳察)故且拘之。

大士道。請大帝領遊璇璣宮。參觀玄妙而後我們告辭也。大帝道。在此一直閑談。幾乎忘了要事。即令仙童取來鑰匙。開了後門。請大士列位進去觀看。大士將七寶鑑取出。與妙行一看。見有天地日月江河海七元宮殿。中供七箇绝大亮餅。外有帝席上珍兩宮。但看得隱糊。那七餅中有天樞那一餅、隨氣候建方而轉。那萬象星辰。即從之而行。如元帥率眾一般。妙行道。為何只遊北辰。而萬象星辰俱見其真象。大士道。不聞眾星拱北辰之論乎。千歲又道。天柱高而北辰遠。北辰乃萬象之尊。位且高遠。故萬象皆可見也。妙行開言道。妙極妙極。但只見月輪。不見日者。何也。大士道。日月分路而行。此際日繞須彌山其背也。妙行拏起寶鑑。向須彌山照來。果見一輪繞山而行。但是色白不紅。疑問大士。大士道。你這所照者。用着寶鑑之陰一面。你反轉來。用陽那面照。即見真象也。妙行反轉照去。果見晃目一輪紅日。遂讚道。妙玄妙玄。看畢。紫微大帝仍鎖了璇璣宮門。同眾出來。到正殿上安坐。大士千歲同妙行告辭。星皇送出三道牌坊。直至望方亭方回。

大士拈出蓮花。三人乘上。騰入空中。今宵時候尚早。我們先在靈空。觀看情局。然後方去南辰。面謁南極福祿壽星、錫慶無量天尊可也。於是飛上靈空。住在雲端。取出寶鑑。往下觀看。見無涯無際的一箇大街。在三山四海之水。幾乎揚溢出來。淹到大街。妙行為工一嚇道。若此水一冲來。這些性命如何得活。大士道。你看那孽風中隱有何物。並四面八風一一看他一周。妙行依言。將寶鑑向八方一照。見那孽風中。有無數魔王惡鬼。在那裏作怪搧風、興波作浪。有無數神兵與之大戰。巡海夜叉嚴查海岸。恐水溢出來。淹傷性命。見此街中直流過東。有條大河。大士道。此即逝水也。(玄妙玄妙)左邊有白石山。右邊岸上積無數困木。大土道。非困木白石山也。乃是屍填岸骨堆山也。(怕人不怕人)你看正東正南兩方有甚麼。妙行啓眼一看。見東極處有一岸、曰易東岸。正南極處有一岸、曰道南岸。名目俱標於岸上。有一箇靈岸。上寫兩行大字。乃是
愛慾河沈埋了無數佳人才子
孽海浪飄蕩去幾多豪傑英雄
妙行見了此聯。方才悟解。待要再看其他方面。大士道。别幾面。異日遊西天時。方能看得實在。(奇妙不可思議)
大士道。休賞美景。且行要務。乃取出寶鑑一照。見有六所宮殿。俱有題額。乃是魑(鬼旨)(鬼火)(鬼王)(鬼尊)(鬼勝)(括弧内是代表一個字)六矅宮。其情況與北斗大同小異。但北斗乃七宮十寓(七星同輔弼星皇共十也)此南斗只有六宮七寓(六星同壽星共七)再看其外。又有兩宮。一宮如清烟冒出。一宮如急湍洒來。妙行不知。以問帝君。帝君曰。此薰風夏雨二宮也。藉之以滋養萬物。南北二斗。為天地之心腎交。北斗定死。南斗注生。不唯注定人之生死。而且注定萬物之生死。(二斗關係如此)生死實由乎數。然而修短則隨造化之轉移也。有過恶者。其數修而可短。有功善者。有數短而可修。北斗定死。吾星注生。遊神分科紀錄。時常彙奏此兩處。此兩處注定其禍福夭壽(兩星宮主陽律天律、地府主陰律也)二斗星君。每月小會合一次。每年大會合一次。生死兩籍。參伍對證(精細如此)當死者黑籍上名。傳入地府照為勾魂發落(或成神、或受罸)當生者紅籍掛號而令其生。或有功善者。黑籍除名。地府抽丁。異日南宮列仙矣。說畢同眾出宮。仍鎖了宮門。同到大殿安憩。大士千歲妙行告辭。星君乃令仙童取鹿儀壽米。賜予妙行帶回壇中。與青蓮分用。妙行拜謝。同大士千歲出宮。星君送出宮門。一路將甚麼宮。甚麼宮。指與妙行。這些即是列仙宮也(新仙多有入南宮修煉者)一直送到鶴鳴皋方還。大士拈出蓮花。三人乘上。回到壇中。分付明宵有機密鈔錄。而後再遊。未知是何機密。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大士千歲領妙行回壇之後。將南宮所賜下仙丹十粒。以壯其神。(仙佛之體貼人情如此)明宵當有要錄。於是大士同列聖回宮去了。且說阿修羅王的百萬魔軍。被關聖帝君、張大帝、趙四千歲、暨列聖仙真功敗之後。懷恨入髓。鬼詐百出。關聖升天皇御極之後。每念魔軍變詐。放不下心(有此悲憫之心。所以天皇)常為靈根耽憂。屢請列聖選人。以代伏魔之主任。幾經選舉。皆未中意。後選到南宋精忠武穆王。關聖天皇喜動龍顏。謂選得其人。可以代甘不之任。從今以後吾其高枕無憂也(果然)乃修一本。上奏   無極天尊。頒以封號三界伏魔大帝、精忠扶宋、神威永鎮天尊。天皇受禪後。即築臺拜將。授以兵符玉印。岳聖握百萬之眾。日與魔王宣戰。以謢道統。
輔助收圓。戰得魔軍膽戰心寒。阿修羅王痛哭流涕。與其部下通天龍(又名蛟龍)徹地虎(又名豹子頭)二人啇議曰。岳武穆之驍勇。銳不可當。何怪當年金人稱道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由今日看來。果然話不虛傳。之奈何。言畢。紛紛淚下。通天龍道。主公放心。明雖不能敵之。當以陰謀取勝。我們用幾萬軍、迷人心竅。結黨造惡。用幾千軍、明達文理者、附印於當世之人。令其創造學說。煽惑人心。反叛聖教。打倒聖神。再用幾萬人、興魔作寇。前後左右進行(賊計比天高)看岳武穆又如我們何哉。阿修羅聞言。轉悲為喜。收淚反笑道。此計甚妙。但事不宜遲。且以前已有些成績。仍須努力前功。自然有效。這些兒事、須在你頭上方可。至於興魔作寇。又在徹地虎身上。不可遲延。二人領命。各統部下分頭幹事去了。
且說岳聖人破魔有功。天庭賀功擺宴。萬聖仙真正在玉液瓊漿間。談到和樂且閑之處。忽有功曹力士、同來報道。阿修羅敗北傷心。終日啼哭。召集其部下會議。有通天龍、徹地虎、二魔獻計。阿修羅即令二魔分頭幹事。通天龍率部在孽海愛河中。大啓妖術。興波作浪。煽惑人心。傳起一箇大湖流來。徹地虎亦率部大肆妖術。興魔作寇。先由内起而操戈鱼肉。後以外應而蠶食鯨吞。内外交訌。釀成一箇文明混沌黑暗世界。直令天愁地慘。鬼泣神號。特此飛報。岳聖即欲率眾去剿。天樞上相武侯帝君、在側言曰。且慢、此次不同平素。當以順天應人。籌策計畫而後方為萬全。岳聖依言。即於會上留住萬聖仙真。再開一箇萬仙會議。於是列聖仙真。已去者復還。未去者且住。共同議論剿邪扶正之事。你見一篇。我見一篇。俱皆大致不差。後推舉武侯帝君畫策。武侯曰。列位所見。均屬善策。可以折衷而兼用之。不及者補之。眾皆大悦。
武侯曰。現下午會末劫。數千萬年綱常名教之邦。化成烏烟瘴氣之局。此亦天數使然。所幸天運轉機。剝極而復。否極而泰。今順天時而應人事。撥亂返正。以還古處。必須以十六路進行方可為力也.。(不錯)第一路、曰伏魔護道軍。此為三教之大護法。已有岳聖任之。第二路為三教聯合會。此會已有層次。現有古佛主其大綱。三教分其責任。再請大士整頓佛教。呂祖整頓道教。顏子整頓儒教。三教整齊。自然萬民歸化。第三路、以飛鸞開化。覺世牖民。以文帝主之。五聖贊之。以此三路。居先。再用一路。因材施教。闡道發微。濟度原人歸根。此第四路。再用一路、赤心中良。降魔護道。以作靈根保障。此第五路。第六路、曰遊行軍。調查邪魔混道。力能剿則剿。不能剿則急速報知岳聖、或協天界、或玉壇總管處。遣將殲之。加以前之男子八德軍。婦女從德二軍。共總十六路進行方有所補。其餘則各部神祇。亦監察之。照其舊職。臨時臨事、又添列可也。眾皆鼓掌稱善。
時   無極天皇列聖、均在慰勞賀功會上。尚未回宮。  無極就面諭懿旨一道。天皇亦照諭發下一道敕令。各遵旨令。按部就班。前往行事去了。且說通天龍、徹地虎、弄得海潮騰沸。萬里污濤。莫說各界人民。為其網羅。即大雅君子。亦往往為其所波折。二人自以為得計。喜不自勝(且慢喜着)如曹操横槊賦詩之概。正在帷幄飲酒作樂。平章來報。岳爺爺軍又到也。徹地虎欲停飲去看。通天龍道。何須親自去看。只令小嘍囉去看可矣(得意之至、故輕敵如此)此次我們已布置停當。唾手而功可成也(只怕未必)須臾小嘍囉又進來飛報道。天兵不知其數。如崩地裂。席捲而來。通天龍忙用千里眼一觀。徹地虎忙用順風耳一聽。則雲路風聲。為神仙所塞蔽。觀聽不通。着急、縱上雲端一探。幾乎被文殊廣法天尊攝去。跌下雲來。徹地虎入地穴一查。亦被懼留孫佛、用指地成剛法。堅硬地皮。炙不進去。反逃上來。幾乎被懼留孫佛綑去。(豈不似曹操赤壁之逃遁麽)二厮着急失色。相謂曰。從來我們行軍。千變萬化。未嘗有如此之失機。此次為何他們用天羅地網。罩住我們。我們尚不知不覺(總之邪不能敵正)二厮乃搯指一算。吃了一驚道。原來如此。列聖仙真會齊在中天。商議三會龍華之事。因岳聖凱歌捷回。爰以開會勞賞賀功。

我們太動作早了些。列聖聞報。適因三會度人心切。就皆從會上而來。故有此機風莫測矣。諸葛武侯、又用三教三心法。編為兵法。來攻擊我們。真是銳不可當。此寨我們已守不住了。三十六計。以走為上。我們趁早逃走。去趕主人。再去計劃。二厮乃拔寨逃去。話說岳聖早在前路。率部等伝廝殺。列聖仙真在後。放一把火。燒了山寨。普泛蓮舟於濁波潮流之中。濟度原人。原人雖入過牢籠。總之具有數千年舊道德之精神。未嘗喪盡。又在危困之際。遇有蓮舟。何樂不上。於是紛紛上岸。列聖仙真度出了不少靈根。那邪魔未及逃避者。欲混入靈根。張大帝早已看得清白。用長矛左一擺。右一挑。盡落孽海(令其自作自受)且說通天龍徹地虎二魔、正在逃避。恰遇着岳聖百萬之眾。四面包圍厮殺。原來魔軍人數亦多。但是烏合。其所長者。使奸弄鬼、造逆謀反、誤國誤民、陷害靈根耳。安能當得天兵浩浩之英勇。這一仗、殺得魔軍七零八落。二厮回頭一看。見本部魔兵。多半被天兵所殺。乃心虚膽寒。不敢戀戰。率領眾魔。駕起妖雲逃奔。王將軍贵、湯將軍懷、楊將軍再興、同眾將亦駕起雲頭。來戰魔將。通天龍徹地虎二厮。千里眼順風耳利害。在空中遠望見列聖仙真、燒了山寨。度了靈根。前來助陣。(列聖復來、又在眾魔口中敍出)二厮不敢戀戰。虚晃幾槍。不要命的跑了。

眾天將也不追趕。各將還馬。圍住其餘之魔兵魔將厮殺。列聖仙真也到。張起天羅地網。各祭起法寶。來打羣魔。殺得羣魔叫苦連天(該的)有的跳水、為孽海所漂蕩者。有的藏匿、為塵沙所困滞者。毫無漏網(害人終害已)列聖仙真、看不忍心。傳令願降者免(聖賢仙佛、總是慈悲)不降者盡行淘汰。列聖仙真救出被網靈根。令其發願。傳以大道認祖歸根。招降了歸順羣魔。令其發宏誓大願。循序指其歸正(不即指以大道、令其循序、有層次、妙)
且說通天龍、徹地虎、領着零零落落三五十箇魔將。逃歸到天魔界阿修羅前。哭到在地曰。托主公之鸿福。行事如意。幾乎成功。不期天庭拜岳某為將。統領百萬之眾。截住前路厮殺。列聖仙真、從勞賞會上。一擁而來。跟後圍住。各祭起法寶。四面兜剿。故失機奔北。末將用隱身法逃歸。不然、幾遭毒手矣。特來請罪。言罷、淚如雨下。阿修羅曰。勝負兵家之常。何罪之有。況岳某擁百萬之眾。加以列聖仙真贊之。你們安能支持得住。勿以為憂。我們又善後籌策可也(此妖魔真有才識)乃令小嘍囉快快擺酒。為各將解憂。(真有駕馭之才、可惜為魔)各將感激不盡。阿修羅問曰。你們二人當初分路行兵。為何又在一處受敵。二人答道。因事幾成功。相聚飲酒行樂耳。此之謂欺敵。欺敵安有不敗者。故如此大損銳氣。以後慎之(真有料事之才、為魔可惜)二人被主公破其弊。滿面羞慚。阿修羅道。你們不必抱愧。我不過說破。令你們知道謹慎耳。(又為一收以安其心、真有才略、為魔可惜)現下所分付混世入竅者如何。二人道。他們上則無庸慮及。其事已有效果。且未曾受敵(怕未必)阿修羅道。你們雖說他們未曾受敵。無庸慮及。而我則慮他們此際正當受敵也(到他手偏能料中)何則、現下三會龍華在邇。神仙度人甚急。必以神道設教。指示原人覺路。弄破我們的機關也。(呵、你也知道、我以為只有你破人道耳)但事已如此一不做。二不休。我們急速派人。增加兵力。以迷信破其聖道。並混亂其道塲。再竭力印助外人來侵吞。令其内治不穩。外禦不成。禮教不明。看他們又如何解決(此計則很)遂發令如言幹事去了。
卻說天皇上帝、在其金殿。雖聞捷報。但邪魔多詐。殊不放心。況收圓在邇。甚是焦灼(了天皇、總是挂懷靈根)乃將其内事付託與復聖顏帝。隨帶侍衛幾人。離了天庭。跨上赤兔馬。出了南天門。分示趙四千歲曰。四弟你下去儒壇請青蓮上來。我在雲端將住馬等候。須臾、四千歲將青蓮請到雲端。見過了天皇。天皇備有一匹其勢如飛的神馬。鞍轡俱全。請青蓮跨上隨之。直向東北並台轡而行。天皇曰。今宵所請君者。因三會龍華。收圓期限在邇。而群魔鴟張。妨礙濟度。雖幾經岳聖同列聖仙真、將其戰敗。但其鬼詐百出。一時難以杜絕。現下聞報。他們又猖獗。印助外人。岳聖與之宣戰。君亦軍官出身。又進道多年。於壇中立有功德。前因後果。與吾深契。故特相約。去觀陣一週。君意以為何如。青蓮對曰。深蒙垂爱。何幸如之。青蓮又問曰。一路遇有列聖仙真。或掉舟船。或坐雲端。歌笑哀號者。何也。
天皇曰。微君問。吾幾欲言而忘之也。那列聖仙真。即濟度靈根者也。其哀號者、哀世人危而不覺也。笑者、笑世人黑白不分也。歌者、歌世人逐名利。涉榮辱。危亡將至。不若神仙之無榮無辱。快樂無限也。如不信請聽之。青蓮側耳一聽。果然歌笑哀號。俱各有詞。有一人歌曰。
坐臥碧雲中。快樂雍容。榮辱無干憂患。空暮朝南隨興起。那管流東。那管流東。
又有一人笑曰
笑又笑。哈哈大笑。笑爾世間人。不知劫運到。一往逐潮流。如魚自投罩。今日歡娛。明朝號叫。何莫學我神仙侶。將身一跳。跳出三界。永無憂。不悲不悼。
又有一人哀號曰
傷心哉靈根。九二有何冤。逃災無路被災纏。塵沙羅網緊罩住。醉生夢死神魂顛。喚靈根。莫癡眠。早醒癡眠上法船。賜爾慧劍隨身。舞八萬魔軍消霧煙。功成共上蟠桃伯。金仙永證大羅天。(前兩歌是說神明清閑自在、以示人學道、此歌是望靈根之出世。俱是慈腸、的是好歌)

青蓮正聽得出神。天皇道。我們快去觀陣也。青蓮乃勒轉馬頭。隨天皇去。直到一箇海邊。繁華區域。天皇道。可知此處地名乎。青蓮定睛一看道。可莫是。天皇急止之曰。知道便了。不必明言。你且看那些是甚麼。青蓮一看。見浩浩蕩蕩的擺着無數人馬。乃答道。巳到了陣地也。天皇道。那黑霧迷天者、魔軍也。那五色毫光者。岳聖屯軍處也。青蓮見魔軍切齒痛恨。天皇曰。君莫性急。我們且進岳營。探聽虚實。乃轉過西南。見有數十士兵。打着岳家旗號。迎路而來。天皇道。你看岳聖遣人來迎接我們也。說畢王貴將軍已到面前。下馬跪稟道。今宵我主帥軍事甚急。特遣末將前來迎接聖駕。天皇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況我書扎已曾言明。我约青蓮、特來觀看虛實。以慰愁懷耳。你們不必煩禮。以礙軍事。王貴道。我主帥亦種種恃愛。不講例禮也。於是王貴上前領路。直到轅門。岳聖已在轅門等候。各相見畢。欲進中軍。則文殊、普賢、觀音、準提四聖已到。一同進入中軍坐定。獻香茗畢

岳聖道。目下這些小醜。被吾擊敗了數陣後。他將其主人阿修羅亦搬下。擺着一箇迷魂陣。十分猖狂。各處神兵已不濟。白馬將軍、屢主奇功者。此次則受創。列聖來得正好。請天皇代掌中軍一日。我親去與那厮决一雌雄。天皇曰。不必性急。待我去觀之。青蓮上前稟曰。列聖仙真。久為九二靈根奔波勞碌。如兒女不肖累及父母。弟子甚哀之。(良心發現、去聖不遠)長抱憂。無有所補。今日之雌雄。願去決之。以盡微忱。伏望允准是荷。岳聖未還言。天皇曰。豈可勞動於君。今日吾武装而來。即有把握。不合勢處。則當宣戰。今日岳聖仍主中軍。在後接應。此陣吾去見之。青蓮一再請求。大士在旁。見青蓮決意要去破陣。乃上前言道。今宵吾四人此來。非為别事。乃因   彌陀古佛、知青蓮隨天皇來觀陣。必忍不住。要上破陣。則此陣與平常不同。乃阿修羅用其平生之學。而親自主之。恐青蓮不識其中之詐。特寄來幾件法寶。並三教聖人之冠帽一頂。蓮鞋一雙。紫綬仙衣一件。與之一用。並令我四人監護。列聖仙真、亦當來助陣也。天皇曰。既如此難得。吾等更當随之。岳聖大喜。乃令獻酒一盤。荼一盤。果一盤。請列聖隨量。列聖用了。岳聖在後統兵接應。
青蓮隨天皇列聖、出了轅門。跨上神駒。騰入雲際。觀看其勢。大士取出寶鑑。與列聖青蓮一照。看徹分明。指曰。此陣當由這一方冲進去。那一方冲進去。這一方又冲出。其陣自破。記清楚方位。别幾方則出進。不好四千歲烦為臨機指護。天皇曰。放心。吾當隨之。大士指點畢。將法寶一一指明用法。交付與青蓮。自已同四聖在空中、監護列聖仙真助陣。天皇同青蓮來到陣前。四千歲曰。請二哥緩進一步。我隨青蓮先打進去。免得他們見二哥御駕親臨。提防反有礙。天皇道。此說亦有理。於是青萍攜帶了寶物。按所指方位沖進。四千歲緊緊跟隨。其陣紛紛而亂。不知所向。忙報進中軍。阿修羅連忙带了軍器。騎上獨角獸。出來迎住。高聲叫道。來將通名。青蓮更不答話。(不通名、原受大士指示、一通名、魂即迷矣)與之大戰。用一箇七寶金剛圈。打得阿修羅渾身是汗。阿修羅着急。搖身一變。現出三頭六臂。來戰青蓮。青蓮乃未脱殼之人。未嘗見過此等法相。略驚遲慢。幾遭其算。幸四千歲出馬。架住他那凶物。青蓮乃摸出如意珠打去。將阿修羅手打斷了一隻。大叫一聲。你是何處毛頭。敢用此法寶打我。遂來與青蓮拚命。則天皇聖駕已到。虚空廣成子、赤精子、雲中子、懼留孫、列聖仙真、濟濟而來。同四聖各用法寶打下。阿修羅見天皇聖駕親來。空中法寶又下。勢頭不好。負痛而逃入後營。後營亦守不住。棄了坐騎。借法逃遁了(又是奔北)青蓮按訣冲。打得山搖地動(到底根底不錯、故能如斯)鬼哭神號。正沖得高興處。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