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普渡收圓演義

校正普度收圓演義記

  普度收圓演義既脫稿,奉 彌陀古佛法旨,令以其書付余校正,余恭讀佛旨,敬謹校訖,而記之曰:

  近來聖神降書甚夥,大都為三期劫運極大,降書以救劫也。又三會龍華在即,降書以普度原人也。而聖神推為空前絕後之奇書者,莫如《洞冥記》是書,與《洞冥記》相為表裏者也。其體例編為回數,與《洞冥記》同其玄機秘蘊,取材於天宮、地府,與《洞冥記》同其卷數,比洞冥記為少。

  其書中遊歷之廣,搜羅紀載之宏富而簡括,與《洞冥記》無一複筆,尤足廣人見聞,增人智慧,啟人闢邪崇正之心,勵人學道修真之志,為帙不宂而畜義極豐,成書甚速而獲益無窮,則蓮花雲飛行之捷,七寶鑑照攝之遠,有以助其成功也。

  《洞冥記》為張桓侯、柳真君所領遊者最多,是書則始終皆觀音大士、趙順平侯領遊之。《洞冥記》發起於關聖天皇,是書發起於三教聖人,定議於彌陀古佛,而皆得 無極聖母之懿旨然後行,其關係之大,辦理之鄭重,亦復相同。

  《洞冥記》出北京、滬上,即各省不數年間已印行至數十萬部,吾料是書與洞冥記相輔而行,將來流傳之廣,必與《洞冥記》相埒也。

  夫三會龍華、三期普度為世界十二萬年中第一大事,為九十二億原人脫離苦海,昇天堂,歸淨士,超生了死第一奇緣,吾人萬萬不可錯過。原來萬古奇緣不可再得,真正不可當面錯過,得此書而普度收圓於是乎有賴矣。

癸酉十二月昆明陳困叟謹記

(完)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普度收圓演義

讀普度收圓賦〔以題為韻〕(覺真子撰)

  覽華夏之泯棼兮,散沙人心,吁乾坤之溷濁兮,污泥世局,傷滿目兮鼠梁,哀同胞兮魚肉。嗤質樸為野人,稱君子以當軸,千秋聖教之摧殘,一變歐風之脫服。黃鐘土棄,抱道者入海入河,瓦缶雷嗚,得勢者作威作福。是以滔天惡禍,緣起自彼西洋,遂令傳國經常,擱置沈我東陸。識者觸境悲,仁人焚香祝,強欲維持,即遭跌扑,上下交征,南北相僇,言之酸心,思之痛哭,致使諸天神聖,抱舉國若狂之慟,臨凡以降仙書,六合玄微,發自古未有之奇,傳世而令人讀。〔此段言天地閉,賢人隱,世局不勘,故列聖不忍,而傳書以濟度。〕

  初玩是書之綱領也,地取儒壇,旨頒天府,列聖決商, 無極作主。領法旨於西天,垂奇功於東土,巡遊護法,英雄見順平侯神威,布局編回,創造施靈佑帝斤斧,濟顛和尚,顯南屏之神筆,無義不搜。

  妙行遊生得西方之寶鑑,有微畢睹,仰瞻宮殿,無須跨鶴乘鸞,鎮攝壇亭,賴有降龍伏虎,不撓不屈,青蓮子之願力何其堅,攸往攸來,紫竹主之慈悲不憚苦,三教詠詩而贊揚,五聖序文而鼓舞,人得濟度而仙可登,神慶收圓而天可普。〔此段言得時、得地、得人,而後方能降以大任,頒以奇書。〕

  頃凟是書之旨趣也,闢奇衷,明法度,醒癡迷,開覺悟。以五常為防閑,取八德為擁護,仰可觀兩儀三才之淵源,俯能察十殿八獄之事故,揭三十三天之開闢,細論貞元,發二十四氣之主持,深明理數。乾坤奠而升清凝濁,三界出於先天,易象修而立爻繫辭,四聖導其前路。二星宮裏冰釋死生註定因原,四極殿中雪亮方位主司職務。聆彌陀之說法,六塵可立空,聽宣聖之鼓琴,七情莫由錮。現出諸天之寶筏,彼岸同登,撐來九品之蓮航,原人普度。〔此段言全書之關鍵,撥亂返正,醒夢指迷,令人一見能解,得由大道生信無疑。〕

  三復是書之會歸也,眾生韁名鎖利,換面改頭,百呼寂寂,一去悠悠。喪其智囊之大寶,累及 王母之深憂,或居瑤宮而領望,或登翠微而淚流。知其為五魔所羈絆,察其為六賊所牢囚,故令開化臨壇,玉牒風行於諸仙列聖,降書度眾,金音波動乎三島十洲。明道魔之關係,著聖狂之理由,崇正闢邪,立為坦路,分理別欲,用作慈舟。大啟生機,何至子弟八千之盡喪,宏開覺路,那愁殘零九二之難收。〔此段言妖魔羅網易於陷入,迷真逐妄,輪迴不休,累及 老母哭望,阻尼列聖收圓,萬不得已而頒此書,破奇羅網,而後能返本還原也。〕

 

  讀至此而益百讀不厭也,談道秘密,說理融圓,玄極妙極,先天後天,能助上智,能醒癡眠,儒得之可以希聖,道得之可以成仙,釋子參之禪定而寂淨,魔王聞之膽戰而憂煎。功高莫及,化溥無邊。勝世人七寶布施福,如我佛一池功德泉,以去夫外誘之私,當然了凡作聖,而充其本來之善,何必奪利爭權,參地參天,道宏德備,利人利物,義盡仁全。凡欲用之不盡者,須玩索而有得焉。〔此段言是書之頒,將天地運會微密機關和盤托出,果能身體力行,莫說三教可達其宗旨,即人鬼萬物亦可並度,磅礡無邊。〕

 

  夫如是性德皆全,己人雙度,欲寡心清,神完精固。既無啟爭,何有藏怒,卜太和之氣充,慶同化之功樹。探討降是書之作用,如洪鈞運轉陽春,推求被其澤之光華,如大旱適逢雨露,可為萬世之常經,實乃千古而一遇,盡美盡善。天地鬼神之法竅,造化陰陽之玄蘊,盡得於三千界遊觀,至正至奇。堯舜授受之心傳,如來講說之觀門,恰符於十六回局布。是此書之一出,凡夫可望西池歸,能相傳而細研,霎時即得南柯寤,故我先睹而快心,爰乃繼起而作賦。〔此段言聖德含宏,藏全書以心法,霖雨三界,普度羣生,萬劫難逢,人當醒悟。〕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普渡收圓演義

青蓮子跋

  夫人生下地即哭,至死時亦忍氣吞聲,含淚傷心而盡,可知生死皆非好境,盡屬苦趣。原未生前,伊誰是我?既沒之後,我又誰歸?生不帶來,死不攜去,鏡花水月,幻影空虛,石火電光,逆旅天地,何苦爭山奪業,逐利圖名,而自討冤孽,以負辜帶罪者哉。

  余固樗櫟庸材,自知鳩拙,夢醒陽臺,解開名利之鎖,跡潛潁水,〔門+身〕求性命之關,蓋十稔於茲矣。資質固陋,玄理未究其精微,寵辱皆忘,夢魂甚覺乎安泰,汎一葉之蓮舟,逍遙物外,絕萬緣之芥(原字為〔艸+帶〕),散蕩人間,心安意樂,樂其何極,孰意清高,得仙佛之默契,誠心悟道,感 天命之頒來。

  客歲恭承 聖諭,降演《回春》一書,敢不虔誠而盡瘁,又念兒孫自有天祿,乃傾家私而完 帝敕,不意微忱所積,上格穹蒼。茲又續承 上命,而有重任之付余也,余誠惶誠恐,小心翼翼,夙夜將事,不敢怠荒,迨書頒下,命名曰《普度收圓演義》志在普度靈根,以赴收圓大會也。

  書成覽之,發盡三曹密蘊,妙理玄微,披讀之餘,不禁驚訝歎曰『余何人斯,上蒙如此之 天眷,而以此奇寶委託於余也。』余且驚且慄,載欣載歡,自不量力而籌畫辦理之,務期出版,以如 上命。

  世之君子,得書為幸,即當體聖賢之心為心,分清別濁,辨明道魔,而修性命,共作三會之賓,脫離五濁之苦,勿謂可緩,修短安自知之,尤貴趁早,勿因循而自誤良緣,此 列聖仙真之所厚望,亦余區區之心所禱祝者矣。

滇西儒善大壇青蓮子敬跋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普渡收圓演義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跋

夫人生寄於宇內,鮮有不奔波勞碌、愁懷憂鬱者,不拘貧富、貴賤皆然也。蓋富貴者奔波於功名利祿,憂鬱於形勢之途;貧賤者奔波於衣食住行,憂鬱於窮苦之鄉;甚至公侯將相、國王大臣尚憂勞於山河之革遷,社稷之變置,何況其餘者乎!

夫憂勞常事耳,人均不免,然而憂勞得,久則憂勞得所而無所憾,憂勞不得,久則憂勞失意而多所傷,況憂勞而久於世者,又自古所無也。

原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而痛則痛於生前,不可痛於死後,痛於死後則枉自悲,痛而不可諫,痛於生前,則能『有為而猶可追』。夫『有為』又非如始皇之求樂而虛想長生,乃學軒轅之上山而求身解脫,既可得死後之樂境,又可壓生前之愁城。皇朝三萬六千不及此中半日。其道惟何?亦不外身心性命之學而修行悟道耳。

方今普度大開,道在庶民,既不必如軒轅之上山,又不必求師於天壤,只須正心誠意,則道不遠人,便宜之至矣。在上古之世,道貴隱而不露,妙理玄微,而今普度收圓,道又露而不隱,玄闡徧地。

 

特恨妖魔混世,邪正淆亂,清濁不分,非有眼力者不能明辨,多誤於旁門左道,墮落其身,良可慨矣!嗚呼!吾當年地府尋親,目擊獄情之慘狀,誓將地獄掃空,孰知邪魔牽引,地獄反容積不下,豈不增吾之痛呼!

而不幸中萬幸者,三會在邇, 瑤池滴盡殘更淚,列聖耽憂婆娑廣開方便門,徹本清源,鑒察妖魔之弊,窮形盡相,指明邪正之端,令入門者知生有由來,死有歸着,明辨鬚眉,求真面目,不致復誤於前轍。地府不撤而自空,原人一呼而自醒,則普度不虛,而收圓有象矣。

余讀罷此書,不禁歡欣而謂然歎曰,『玄微天地,奧妙乾坤,兼人而兩,三才攸分,含宏光大,道不虛行,窮微發蘊,只待其人。』

當此時逢午運會辦收圓,而有 上聖之悲泣,上聖之悲泣而後有列聖之耽憂,列聖之耽憂而後有青蓮之出世,青蓮之出世而後有密蘊之發揮,書旨所云『得三而後傳』,古語所云『道待人而後行』,其斯之謂歟,

於戲!龜可生毛,兔可生角,而此書不可遇,月可消冰,日可凝露,而此書不可逢,縱或有孽根深重之人,倔強之輩,復起而訕謗之,此收圓會上無分,墮落場中有名,得緣失緣者也。至若大象則不行於兔徑,真金則不畏於烈火,彼雖訕謗,於列聖仙真則何有。

天運癸酉林鐘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謹跋於滇西儒善大壇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普渡收圓演義

三教聖人讚詠

 陵夷聖道反中庸,豈但懦修失所從。

 六百梵經都燼滅,五千道帙盡塵封。

 三龍大啟聯三教,四象長明化四凶,共赴蟠桃覲 王母,瑤池會上樂雍容。

 玄旻高上帝讚詠

 三會龍華大道場,千真萬聖苦奔忙,五千魔寇開邪徑,九二靈根墮外旁。

 怒觸 瑤階施妙計,書頒寶殿示周行,妖氛掃蕩原人度,共赴蟠桃醉羽觴。

 天樞上相諸葛武侯帝君讚詠

 漫說羣邪敢怒號,天風有力破洪濤,此書蕩寇超三略,是策驅魔賽六韜。

 大道指明昭日月,玄功克制勝旌旄,一呼百諾咸登岸,倚仗神通不用勞。

 五聖帝君讚詠

 奇書一部降玄穹,朗露乾坤造化工,寶鑑光芒窮法竅,蓮花電閃度罡風。

 無邊佛力瞻慈聖,絕大神威仗子龍,邪正道魔明指掌,洪鐘叩動振頑聾。

 八大金仙讚詠

 天鑄醒迷一口鐘,皇胎喚覺聽胥從,先由鼎內求心定,後向鑪中煉性容。

 漫道填離須取坎,自能伏虎並降龍,迴風混合功靈就,頓使羣魔盡挫鋒。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普渡收圓演義 第十五回 關天皇元空觀陣 青蓮子大戰魔軍

 關聖天皇上帝題詞 〔調寄贊成功〕

 岳侯忠孝,曾著當年,代予來掌伏魔權,修羅蛇豕張口垂涎,神兵百萬蕩掃烽烟。

 昔之太白,亦號青蓮,青蓮今異酒中仙,魔軍破敵凱奏喧闐,方知佛寶勝彼戈鋋。

   〔神得武穆,人得青蓮,降魔護道,皆有大功,天皇之獎借也固宜。〕

 伏魔大帝岳少保題詞 〔調寄漁歌子〕

 滔滔魔鬼太咆哮,害正妨賢頗自豪,興惡浪,起狂潮,天皇震怒下凌霄。

 行神夢裡到元空,隨駕平魔大有功,憑法寶,戢兇鋒,含靈救出赴三龍。

   〔武穆此詞,只稱天皇之嫉魔,青蓮之擊魔,而不自以為功焉,

    聖人之胸襟氣象固應如此,非尋常所能及。〕

  話說:大士、千歲領妙行回壇之後,將南宮所賜物品交付分均,令妙行醒牀安養精神。大士曰:「妙行終宵出神遊行三界,精神微困,賜下仙丹十粒以壯其神,〔仙佛之體貼人情如此。〕明宵當有要錄。」於是大士同列聖回宮去了。

  且說阿修羅王的百萬魔軍,被關聖帝君、張大帝、趙四千歲暨列聖仙真攻敗之後,懷恨入髓,鬼詐百出。關聖升天皇御極之後,每念魔軍變詐,放不下心,〔有此悲憫之心,所以為天皇。〕常為靈根耽憂,屢請列聖選人以代伏魔之主任,幾經選舉皆未中意,後選到南宋精忠岳武穆王,關聖天皇喜動龍顏,謂選得其人,可以代某之任,從今以後吾其高枕無憂也〔果然〕。

  乃修一本上奏 無極天尊頒以封號為三界伏魔大帝、精忠扶宋神威永鎮天尊,天皇受禪後即築臺拜將,授以兵符玉印。岳聖握百萬之眾,日與魔王宣戰以護道統,輔助收圓,戰得魔軍膽戰心寒。

  阿修羅王痛哭流涕,與其部下通天龍〔又名蛟龍〕、徹地虎〔又名豹子頭〕二人商議曰:「岳武穆之驍勇銳不可當,何怪當年金人稱道『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由今日看來果然話不虛傳,為之奈何!」言畢紛紛淚下。

  通天龍道:「主公放心,明雖不能敵之,當以陰謀取勝,我們用幾萬軍迷人心竅,結黨造惡,用幾千軍明達文理者附印於當世之人,令其創造學說,煽惑人心,反叛聖教,打倒聖神,再用幾萬人興魔作寇,前後左右進行〔賊計比天高〕,看岳武穆又如我們何哉!」

  阿修羅聞言轉悲為喜,收淚反笑道:「此計甚妙,但事不宜遲,且以前已有些成績,仍須努力前功,自然有效,這些兒事須在你頭上方可。至於興魔作寇,又在徹地虎身上,不可遲延。」二人領命各統部下分頭幹事去了。

  且說岳聖人破魔有功,天庭賀功擺宴,萬聖仙真正在玉液、瓊漿間談到和樂且閑之處,忽有功曹力士同來報道:「阿修羅敗北傷心,終日啼哭,召集其部下會議,有通天龍、徹地虎二魔獻計,阿修羅即令二魔分頭幹事,通天龍率部在孽海愛河中大啟妖術,興波作浪,煽惑人心,傳起一箇大潮流來。徹地虎亦率部大肆妖術,興魔作寇,先由內起而操戈魚肉,後以外應而蠶食鯨吞,內外交訌,釀成一箇文明混沌黑暗世界,直令天愁地慘,鬼泣神號,特此飛報。」

  岳聖即欲率眾去剿,天樞上相武侯帝君在側言曰:「且慢!此次不同平素,當以順天應人籌策計畫而後方為萬全。」岳聖依言即於會上留住萬聖仙真,再開一箇萬仙會議,於是列聖仙真已去者復還,未去者且住,共同議論剿邪扶正之事,你見一篇,我見一篇,俱皆大致不差,後推舉武侯帝君畫策。

  武侯曰:「列位所見均屬善策,可以折衷而兼用之,不及者補之。」眾皆大悅。

  武侯曰:「現下午會末劫,數千萬年綱常名教之邦,化為烏烟瘴氣之局,此亦天數使然,所幸天運轉機,剝極而復,否極而泰,今順天時而應人事,撥亂返正以還古處,必須以十六路進行方可為力也〔不錯〕。

  第一路曰伏魔護道軍,此為三教三界之大護法,已有岳聖任之。第二路為三教聯合會,此會已有層次,現有古佛主其大綱,三教分其責任,再請大士整頓佛教,呂祖整頓道教,顏子整頓儒教,三教整齊自然萬民歸化。

  第三路以飛鸞開化,覺世牖民,以文帝主之,五聖贊之。以此三路居先,再用一路因材施教,闡道發微,濟度原人歸根,此為第四路。

  再用一路赤心忠良,降魔護道以作靈根保障,此為第五路。第六路曰遊行軍,調查邪魔混道,力能剿則剿,不能剿則急速報知岳聖,或協天界,或玉壇總管處,遣將殲之。

  加以前之男子八德軍,婦女從德二軍,共總十六路進行方有所補,其餘則各部神祇,亦監察之,照其舊職,臨時臨事,又為添列可也。」眾皆鼓掌稱善。

  時 無極天皇列聖均在慰勞賀功會上,尚未回宮, 無極就面諭懿旨一道,天皇亦照諭發下一道敕令,各遵旨令按部就班,前往行事去了。

  且說通天龍、徹地虎弄得海潮騰沸,萬里污濤,莫說各界人民為其網羅,即大雅君子亦往住為其所波折,二人自以為得計,喜不自勝〔且慢喜着〕,如曹操橫槊賦詩之概,正在帷幄飲酒作樂,平章來報:「岳爺爺軍又到也!」徹地虎欲停飲去看,通天龍道:「何須親自去看,只令小嘍囉去看可矣,〔得意之至,故輕敵如此。〕此次我們已布置停當,唾手而功可成也。」〔只怕未必。〕

  須臾,小嘍囉又進來飛報道:「天兵不知其數,如山崩地裂席捲而來!」通天龍忙用千里眼一觀,徹地虎忙用順風耳一聽,則雲路風聲為神仙所塞蔽,觀聽不通,著急縱上雲端一探,幾乎被文殊廣法天尊攝去,跌下雲來。徹地虎鑽入地穴一查,亦被懼留孫佛用指地成剛法堅硬地皮,鑽不進去,反逃上來,幾乎被懼留孫佛綑去。〔豈不似曹操赤壁之逃遁麼!〕

  二廝著急失色,相謂曰:「從來我們行軍千變萬化,未嘗有如此之失機,此次為何他們用天羅地網罩住我們,我們尚不知不覺。」〔總之邪不能敵正。〕

  二廝乃搯指一算,吃了一驚道:「原來如此,列聖仙真會齊在中天,商議三會龍華之事,因岳聖凱歌捷回,爰以開會勞賞賀功,我們太動作早了些。列聖聞報,適因三會度人心切,就皆從會上而來,故有此機風莫測矣。諸葛武侯又用三教之心法,編為兵法來攻擊我們,真是銳不可當,此寨我們已守不住了,三十六計以走為上,我們趁早逃走,去趕主人再為計畫。」二廝乃拔寨逃去。

  話說岳聖早在前路率部等住廝殺,列聖仙真在後放一把火燒了山寨,普泛蓮舟於濁波潮流之中,濟度原人。原人雖入過牢籠,總之具有數千年舊道德之精神未嘗喪盡,又在危困之際遇有蓮舟,何樂不上,於是紛紛上岸。

  列聖仙真度出了不少靈根,那邪魔未及逃避者,欲混入靈根,張大帝早已看得清白,用長矛左一擺、右一挑盡落孽海。〔令其自作自受。〕

  且說通天龍、徹地虎二魔正在逃避,恰遇著岳聖百萬之眾,四面包圍廝殺,原來魔軍人數亦多,但是烏合,其所長者使奸弄鬼,造逆謀反,誤國誤民,陷害靈根耳,安能當得天兵浩浩之英勇,這一仗殺得魔軍七零八落。二廝回頭一看見,本剖魔兵多半為天兵所殺,乃心虛膽寒不敢戀戰,率領眾魔駕起妖雲逃逩。

  王將軍貴、湯將軍懷、楊將軍再興同眾將亦駕起雲頭來戰魔將,通天龍、徹地虎二廝千里眼、順風耳利害,在空中遠望見列聖仙真燒了山寨,度了靈根前來助陣,〔列聖復來,又在眾魔口中敘出。〕二廝不敢戀戰,虛晃幾槍不要命的跑了,眾天將也不追趕,各將還馬,圍住其餘之魔兵魔將廝殺。

  列聖仙真也到,張起天羅地網,各祭起法寶來打群魔,殺得群魔叫苦連天〔該的〕,有的跳水為孽海所漂蕩者,有的鑽匿為塵沙所困滯者,毫無漏網,〔害人終害己。〕列聖仙真看不忍心,傳令願降者免,〔聖賢仙佛總是慈悲。〕不降者盡行淘汰,列聖仙真救出被網靈

根令其發願,傳以大道認祖歸根,招降了歸順群魔,令其發宏誓大願,循序指其歸正。〔不即指以大道,令其循序,有層次,妙!〕

  且說通天龍、徹地虎領著零零落落三五十箇魔將,逃歸到天魔界阿修羅前,哭倒在地曰:「托主公之鴻福,行事如意,幾乎成功,不期天庭拜岳某為將,統領百萬之眾截住前路廝殺,列聖仙真從勞賞會上一擁而來,跟後圍住,各祭起法寶,四面兜剿,故此失機奔北,末將用隱身法逃歸,不然幾遭毒手矣!特來請罪。」言罷淚如雨下。

  阿修羅曰:「勝負兵家之常,何罪之有?況岳某擁百萬之眾,加以列聖仙真贊之,你們安能支持得住,勿以為憂,我們又為善後籌策可也。〔此妖魔真有才識。〕」乃令小嘍囉快快擺酒,為各將解憂,〔真有駕馭之才,可惜為魔。〕各將感激不盡。

  阿修羅問曰:「你們二人當初分路行兵,為何又在一處受敵?」二人答道:「因事幾成功而會合一處,商議善後之長策也。」阿修羅曰:「聽來則非商議善後,乃見事幾成功,相聚飲酒行樂耳。此之謂欺敵,欺敵安有不敗者,故如此大損銳氣,以後慎之。」〔真有料事之才,為魔可惜。〕二人被主公道破其弊,滿面羞慚。

  阿修羅道:「你們不必抱愧,我不過說破,令你們知道謹慎耳,〔又為一收以安其心,真有才略,為魔可惜。〕現下所分付混世入竅者如何?」二人道:「他們上則無庸慮及,其事已有效果,且未曾受敵。〔怕未必。〕

  阿修羅道:「你們雖說他們未曾受敵,無庸慮及,而我則慮他們此際正當受敵也。〔到他手偏能料中。〕何則?現下三會龍華在邇,神仙度人甚急,必以神道設教指示原人覺路,弄破我們的機關也。〔呵!你也知道!我以為只有你破人道耳。〕但事已如,此一不做二不休,我們急速派人增加兵力,以迷信破其聖道,並混亂其道場,再竭力印助外人來侵吞,令其內治不穩,外禦不成,禮教不明,看他們又如何解決〔此計則狠。〕。」遂發令如言幹事去了。

  卻說天皇上帝在其金殿,雖聞捷報,但邪魔多詐,殊不放心,況收圓在邇甚是焦灼,〔為了天皇,總是掛懷靈根。〕乃將其內事付託與復聖顏帝,隨帶侍衛幾人離了天庭,跨上赤兔馬出了南天門,分示趙四千歲曰:「四弟,你下去儒壇請青蓮上來,我在雲端將住馬等候。」須臾,四千歲將青蓮請到雲端,見過了天皇,天皇備有一匹其勢如飛的神馬,鞍轡俱全,請青蓮跨上隨之,直向東北並轡而行。

  天皇曰:「今宵所請君者,為因三會龍華收圓期限在邇,而群魔鴟張,妨礙濟度,雖幾經岳聖同列聖仙真將其戰敗,但其鬼詐百出,一時難以杜絕,現下聞報,他們又猖獗,印助外人,岳聖與之宣戰,君亦軍官出身,又進道多年,於壇中立有功德,前因後果與吾深契,故特相約去觀陣一週,君意以為何如!」

  青蓮對曰:「深蒙垂愛,何幸如之。」青蓮又問曰:「一路遇有列聖仙真,或掉舟船,或坐雲端,歌笑哀號者何也?」

  天皇曰:「微君問,吾幾欲言而忘之也,那列聖仙真即濟度靈根者也,其哀號者,哀號世人危而不覺也,笑著,笑世人黑白不分也,歌者,歌世人逐名利、涉榮辱,危亡將至,不若神仙之無榮無辱、快樂無限也,如不信,請聽之。」

  青蓮側耳一聽,果然歌笑哀號俱各有詞。

  有一人歌曰:「坐臥碧雲中,快樂雍容,榮辱無干憂患空,暮北朝南隨興起,那管流東,那管流東。」

  又有一人笑曰:「笑又笑,哈哈大笑,笑爾世間人,不知劫運到,一往逐潮流,如魚自投罩,今日歡娛,明朝號叫,何莫學我神仙侶,將身一跳,跳出三界永無憂,不悲不悼。」

  又有一人哀號曰:「傷心哉,靈根九二有何冤,逃災無路被災纏,塵沙羅網緊罩住,醉生夢死神魂顛,喚靈根,莫癡眠,早醒癡眠上法船,賜爾慧劍隨身舞,八萬魔軍消霧煙,功成共上蟠桃會,金仙永證大羅天。」〔前兩歌是說明清閑自在,以示人學道。此歌是望靈根之出世,俱是慈腸,的是好歌。〕

  青蓮正聽得出神,天皇道:「我們快去觀陣也。」青蓮乃勒轉馬頭隨天皇去,直到一箇海邊繁華區域,天皇道:「可知此處地名乎?」青蓮定睛一看道:「可莫是…」天皇急止之曰:「知道便了,不必明言,你且看那些是甚麼?」青蓮一看,見浩浩蕩蕩的擺著無數人馬,乃答道:「已到了陣地也。」

  天皇曰:「那黑霧迷天者,魔軍也,那五色毫光者,岳聖屯軍處也。」青蓮見魔軍切齒痛恨,天皇曰:「君莫性急,我們且進岳營探聽虛實。」乃轉過西南,見有數十士兵打著岳家旗號迎路而來,天皇道:「你看岳聖遣人來迎接我們也。」說畢,王貴將軍已到面前,下馬跪稟道:「今宵我主師軍事甚急,特遣末將前來迎接聖駕。」

  天皇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況我書扎已曾言明,我約青蓮特來觀看虛實以慰愁懷耳,你們不必煩禮以礙軍事。」王貴道:「我主帥亦種種恃愛,不講例禮也。」於是王貴上前領路直到轅門,岳聖已在轅門等候,各相見畢,欲進中軍,則文殊、普賢、觀音、準提四聖已到,一同進入中軍坐定。

  獻香茗畢,岳聖道:「目下這些小醜被吾擊敗了數陣後,他將其主人阿修羅亦搬下,擺著一箇迷魂陣,十分猖狂,各處神兵已不濟,白馬將軍屢立奇功者,此次則受創,列聖來得正好,請天皇代掌中軍一日,我親去與那廝決一雌雄。」

  天皇曰:「不必性急,待我去觀之。」青蓮上前稟曰:「列聖仙真久為九二靈根奔波勞碌,如兒女不肖,累及父母,弟子甚哀之,〔良心發現,去聖不遠。〕長抱杞憂無有所補,今日之雌雄願去決之,以盡微忱,伏望允准是荷。」岳聖未還言,天皇曰:「豈可勞動於君,今日吾武裝而來即有把握,不合勢處則當宣戰,今日岳聖仍主中軍,在後接應,此陣吾去見之。」

  青蓮一再請求,大士在旁見青蓮決意要去破陣,乃上前言道:「今宵吾四人此來非為別事,乃因 彌陀古佛知青蓮隨天皇來觀陣,必忍不住要去破陣,則此陣與平常不同,乃阿修羅用其平生之學而親自主之,恐青蓮不識其中之詐,特寄來幾件法寶,並三教聖人之冠帽一頂,蓮鞋一雙,紫綬仙衣一件與之一用,並令我四人監護,列聖仙真亦當來助陣也。」

  天皇曰:「既如此難得,則吾等更當隨之。」岳聖大喜,乃令獻酒一盤,茶一盤,果一盤,請列聖隨量,列聖用了,岳聖在後統兵接應,青蓮隨天皇、列聖出了轅門,跨上神駒,騰入雲際觀看其勢,大士取出寶鑑與列聖青蓮一照,看徹分明,指曰:「此陣當由這一方沖進去,那一方沖出,那一方沖進去,這一方又沖出,其陣自破,記清楚方位,別幾方則出進不好,四千歲煩為臨機指護。」

  天皇曰:「放心!吾當隨之。」大士指點畢,將法寶一一指明用法,交付與青蓮,自己同四聖在空中監護列聖仙真助陣。天皇同青蓮來到陣前,四千歲曰:「請二哥緩進一步,我隨青蓮先打進去,免得他們見二哥御駕親臨,提防反有礙。」

  天皇道:「此說亦有理。」於是青蓮攜帶了寶物,按所指方位沖進,四千歲緊緊跟隨,其陣紛紛而亂不知所向,忙報進中軍,阿修羅連忙帶了軍器,騎上獨角獸出來迎住,高聲叫道:「來將通名!」青蓮更不答話〔不通名,原受大士指示,一通名,魂即迷矣。〕與之大戰,用一箇七寶金剛圈,打得阿修羅渾身是汗。

  阿修羅着急,搖身一變現出三頭六臂來戰青蓮,青蓮乃未脫殼之人,未嘗見過此等法相,略驚遲慢,幾遭其算,幸四千歲出馬架住他那凶物,青蓮乃摸出如意寶珠打去,將阿修羅手打斷了一隻,大叫一聲:「你是何處毛頭?敢用此法寶打我!」遂來與青蓮拼命,則天皇聖駕已到,虛空廣成子、赤精子、雲中子、懼留孫列聖仙真濟濟而來,同四聖各用法寶打下,阿修羅見天皇聖駕親來,空中法寶又下,勢頭不好,負痛而逃入後營,後營亦守不住,棄了坐騎借法逃遁了,〔又是奔北。〕

  青蓮按訣沖鑽,打得山搖地動,〔到底根底不錯,故能如此。〕鬼哭神號,正沖得高興處,岳聖統大兵接應,四面圍拱而來,直殺得群魔叫喊連天,青蓮道:「你們擺迷魂陣,這回就殺得你們成箇落魂陣,令你們箇箇成箇落魂將軍也。」天皇、四千歲聞言,在陣大笑起來。

  天皇與青蓮道:「我們殺開一條大路出去罷,在此多汗手何用。」〔小魔不足試刀也。〕乃沖出與岳聖會合一處,天皇曰:「現下大勢已破,請岳聖在後兜剿餘逆,歸順其降。」〔總之聖德涵宏,網開三面。〕

青蓮破陣有功,列聖贊襄勞甚,朕先還去擺宴酬勞,請霓裳舞詠,共領樂趣。岳聖軍務在身,亦不敢屈留列聖,天皇同千歲、青蓮數人,上到雲端同列聖會合,青蓮將法寶奉還大士,大士獎勵了一番,〔理當獎勵,雖仗法寶之力,亦有青蓮之武略也。〕天皇邀列聖仙真一同回上天宮去了,欲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評】

  天皇御極,三界伏魔大帝一職推舉之於岳聖,真得其人,有此人統兵伏魔,收圓有望矣。

  阿修羅真神機妙算,且百折不回,有志有謀,不愧為魔王,總之歸根不能勝正。

  關天皇膺命御極,位居極品尚坐不住凌霄,御駕破魔,憫念靈根如此,真是聖中之聖。

  青蓮出神破陣,與魏徵夢中斬龍一樣看法,然而魏徵斬龍則生出後累,青蓮破陣則世當清平。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普渡收圓演義 第十六回 地藏王歷指幽冥都 妙行子遊入極樂國
 

地藏王菩薩題詞 〔調寄定風波〕

 憶當年,救母哀號,攜來我佛法寶,手握明珠,肩擔錫杖,走徧黃泉道。

 鐵為城,血為沼,羣鬼  〔需+鬼,需+鬼。〕泣昬曉,

 煩惱,願十輪拔苦,幽墟全掃。

 誓心向天告,荷天恩,遂掌陰司教,歎三期劫大,魔氛正惡,又是龍華到。

 演奇書,討玄竅,蓮影飛來鑑光照,真妙,可使世人咸知冥報。

 觀音大士題詞 〔調寄東風第一枝〕

 醉夢紛紜,星霜變幻,傷心憑弔今古,昨朝臺榭春風,今日墓門夜雨,

 森嚴地獄最可痛,刀山劍樹,願唸佛得入觀門,生向淨邦西土。

 西土內,聖凡居處,有諸樂,并無諸苦,九蓮齊噴天香,百鳥盡諳佛語,

 金池寶閣,喜菩薩為吾伴侶,享不盡自在清閑,全仗彌陀慈父。

  話說:關天皇領青蓮同列聖回到凌霄,遣仙童去月輪天請來霓裳仙子,舞吟仙韻,大開

筵宴酬勞列聖,岳聖人亦受天皇函請,乃將帥印交與湯懷、楊再興二人代理,上來領愛。青蓮得睹仙筵之盛,並蒙列聖嘉獎,雖榮幸已極,總難免受寵若驚之概。

  宴罷,天皇備有物品,先送岳聖回營犒賞三軍,列聖各回本宮。天皇令四千歲同靈佑帝君降壇,一鎮壇,一演書,並賞賜仙品,送青蓮回儒壇。

  卻說靈佑帝君將第十五回演出之後,返駕時,說明宵去遊地府、極樂二處〔一處是極苦,一處是極樂,安排有致。〕,以成此書,青蓮得命匆匆料理。

  到了次晚,降龍伏虎依舊鎮壇守尸,妙行睡熟冥牀,趙四千歲呼曰:「師弟快醒!我們來引你去遊也。」妙行聞呼起來,到列聖前行參,大士曰:「不必拘禮,吾師徒就要起行了。」妙行隨聖駕出了壇門,乘上蓮花騰入雲際,向北直行,一霎時過了陰陽界,到了鬼門關。守關使用帥領鬼卒出來迎接。

  大士道:「吾本觀音大士,現受 無極封為慈音古佛〔亦慈悲觀音之意〕,這位乃當今上皇御弟趙四千歲,此人乃聖門弟子妙行子,我們奉旨遊行三界,降演奇書,濟度原人,各處天宮已曾遊過,今宵來遊地府,要去會五殿天子後,上鐵圍山、九華峯地藏王處一周。」使者聞言,因收圓一書早有天皇謄黃曉諭,連忙叩頭請大士、千歲、善君過關。

  過了關門,大士將雲頭又升高一層觀看,但見那些罪犯盡都悲悲泣泣〔在生作威作福,到此或泣或悲〕,被鬼卒押之而行,其中有幾箇惡犯,到了鬼門關內尚欲遁逃,被守關使者用鋼叉叉住,叫苦連天。〔如何!不是在生情局了。〕

  趙四千歲道:「那欲逃的惡犯,乃世上無聊光棍客,不聽父母教訓,手袖空虛,則去應募當兵,有的死於陣前,有的半途逃匿,被獲槍決者,等等不一。」〔民脂民膏,豈是輕易。〕

  又有一伙人到,其中有戴博士帽,身披衛套,帶著金絲眼鏡者,或穿制服者,裝束等等不一。趙四千歲曰:「此等乃文武官僚。」妙行道:「既是官僚,為何如此受鬼卒之鞭撻押解?」

  趙四千歲笑道:「正當如此〔如此才是好官!?!〕,現在之官階價值即如此矣。」說罷大笑。一小刻又有幾箇童子,幢幡寶蓋迎著一伙人來,從容自得,面上毫無憂容。妙行問道:「陰司路上盡是悽悽慘慘,驚魂落魄之事,而有此優游自得,諒必善人歟!」

  趙四千歲曰:「然也!此即善人,進五殿後即升送仙職也,〔到底為善方好。〕你見他們優游自得,他們所行又是一條路,陰司善有善路,惡有惡路,〔原來各走門路,歸根亦各不同。〕那惡犯所走者,處處是陰風慘霧,這一條則無陰風慘霧也,故能從容自得。」

  妙行歎口氣道:看來甚麼富貴功名亦是枉然,到底行善方為實着,到頭終有好處。」

  大士道:「勿多延了,我們去會五殿天子後,又去九華峯地藏王宮中呢。」乃撥轉雲頭高升直進,須臾間,那些思鄉嶺、破錢山、分疆關各處俱已超過,看看五殿天子宮殿已在面前。

  大士將雲頭按下,三人步出蓮花,令鬼卒進去報知天子,須臾天子擺起職事,出來迎接,以上禮請大士前行,其餘列次而進,到丹墀之下,奏樂升殿。妙行見殿上有一匾曰『森羅寶殿』。聯曰『任爾包藏禍心,到此總能分曉〔善惡分明〕。有我森嚴陰律,於人決不姑寬〔鐵面無私〕。』『幾多巧詐奸謀,問若箇能逃死地。如果純良善實,從此間便許生天。〔惡者死墮地獄,善者由五殿即送上天庭,此聯包羅殆盡。〕

  二聯讀畢,即隨列聖上殿,分賓主而坐,妙行上前參見天子,天子曰:「何必拘禮,我那年由儒壇歸後,青蓮道友別來無恙否?」妙行答道:「蒙恩庇佑,甚是清吉。」天子曰:「道功諒來精進。」妙行道:「略有心得。」天子道:「甚好!」

  獻清茗後,大士開言曰:「今宵蒙天子枉駕出迎,特來之意諒必詳明。」

  天子道:「前奉上諭,已曾備悉大旨,昨宵在九華峯,幽冥教主談及此兩夜中定當遊到地府,我們好生准備,〔足見此書之重要。〕前刻令人出望,見聖駕已臨,乃倉卒率眾迎接,聊盡微忱耳。」

  大士道:「既是天子洞鑒其詳,則我們告辭,又去九華峯也。」

  天子道:「稍停一刻,用宴畢,去觀看獄情而後行,可也?」

  大士道:「不必費心了,現下時間短促,不及一一細觀,今帶有古佛七寶鑑一面,能照三界,可辨秋毫,我們要去九華峯頂,朗照地府獄情之大概,此來者,天子係幽司之主,特來言明耳。」

  天子道:「前上諭總為收圓,共所喜悅,今又菩薩、千歲親自領遊生來,況遊生係儒壇妙行師弟,盡皆素識,何必匆匆如此?」

  大士道:「關係所在,吾豈敢以私情而輕賤公務耶。」

  天子道:「佛家不講人情,清白之至,今宵看來,愈信然也。既是如此,吾亦不敢屈留法駕,請法駕應公自便。」大士同千歲、妙行告辭出殿,天子送至門外方回,大士拈出蓮花三人乘上,向東南直行,須臾前面現出一隻最靈秀的山來,大士將雲頭按下,收了蓮花,三人步行。

  有一垛大照壁,上寫著『東南第一山』五箇大字,轉過照壁,則見一位菩薩,頭戴五佛冠,身披水田衣,手執明珠、錫杖,領著七八箇小沙彌迎路而來。

  大士道:「師弟!你看地藏王迎接我們來也。」妙行擡頭一望則已相近,各相見禮畢,向前而行,穿過三道牌坊直抵宮門,宮門十分華麗,上有一直匾、一橫匾,直匾曰『地藏宮』,橫匾曰『薦超苦趣』,兩邊聯曰『願原人早復性修真,切莫負爾,爾約著天堂共上。望幽魂快經悟道,以相助我,我誓將地獄全空。』〔菩薩大願,好聯包羅。〕

大士同千歲、妙行三人隨地藏王直進九重宮殿,分賓主坐下,捧上香茗,又請上筵席,用了宴。大士道:「當今世局滄桑,聖道陵夷,萬里潮音,迷霾莫辨。茲三會龍華在邇,神仙急於濟度,何奈人心若醉,神仙亦束手含悲。三教會議,演一部普度收圓演義,遊行三界,徧討玄機以醒原人,潮音以迷信破聖道,今以玄機解迷信而扶聖道〔本書大旨盡此二語〕。開會時菩薩已曾在列,全旨洞悉,無庸更贅。現下諸天境界已曾遊過,今遊到地府,本當徧觀各殿獄情,廣傳報應以醒世人,奈目下急於濟度,時辰不待,況書中目太多則印刷維艱,而觀書者亦厭其宂矣。吾意欲來菩薩九華峯前,用法寶照察獄情,則不必徧遊地府,而地府之形勢情局瞭如指掌也。於印刷種種,亦甚便益。」

  地藏王道:「菩薩此法甚妙,我們就如此舉行可也。」即令仙童將法寶各色取來,地藏王同列聖下殿出宮,妙行回頭一看,見大殿上有匾曰『德厚幽囚』,聯曰『布慈光於泉路,揭慧日於中天。』

  出了宮門,地藏王曰:「吾所住之此山,總名鐵圍山,又曰東南第一山,山有九峯,我所住之此峯曰九華峯,〔乃第九峯也,前幾峯在陰山背後,此峯在東南,故又曰東南第一山。〕此峯有望幽嶺,此嶺極高曠眼。現下龍華在邇,每逢朔望,我同天子奏明天廷,下令停刑,除度鬼亭之外,凡罪重囚於獄者,亦派聲音宏亮,講口清白者,去各獄門宣講聖諭。〔汪洋聖德,恩及幽囚,亦見普渡之範圍寬到如是。〕並每觀獄情,即用明珠上去此嶺觀看也。」

  大士道:「甚好!吾亦早知有此嶺,故特來此處與菩薩商議,即是意也。」於是地藏王上前領路,到了望幽嶺坐定,地藏王取出明珠,大士取出寶鑑,地藏王將寶鑑拏去一照,比明珠尚朗多倍。

  大士曰:「此乃西方教主歷劫所煉之寶也,故多明耳。妙行凡眼趕不及菩薩慧眼,請菩薩仍用明珠照察指示,妙行用寶鑑觀看可也。」

  地藏王曰:「合理。」乃換過明珠來照起指示曰:那東北遠遠望去宮殿齊整者,即東嶽大帝所居,東嶽執掌陰司文職,萬事由其彙奏。那正西方極華美之宮殿,即酆都大帝所居,西北所連接之營排,即酆都大帝之部率神兵,擁護鐵圍城並地府者也。酆都大帝即掌鎮攝幽司之職,我在此東南職掌超度之事,〔各有任務關係,布置有條。〕此三宮殿遙遙品字而立,那十殿八獄自正西而正東,如長蛇陣而立。」

  妙行問道:「十殿八獄即十八重地獄之謂歟?」

  地藏王道:「非也,俗訛傳十八重地獄者,即誤會是意也。論起重數則數百重,豈止十八重耶!此十殿八獄者,乃頭殿與十殿不設獄,頭殿專掌明鏡、孽鏡二臺,明鏡照善,孽鏡照惡,有善無惡者即送為神、為仙,功過兩平者即送十殿轉生,有罪過者押往二殿照其罪惡之輕重輪派用刑〔如此方為公道〕,頭殿之職大略如是,十殿則專掌轉輪,故此兩殿不設獄,自二殿至九殿,此八重各設一大獄,故曰十殿八獄也。

  以前八大獄之外又各設十六小獄,現下則世運變遷,人心甚險,地府之刑具照罪犯生前之所為,令其自作自受,故現下則新增多數獄所也。十殿王即如人間之十箇省長,其餘各小獄即如其下各州縣也〔不錯〕。那即一殿秦廣王宮殿,那左邊即明鏡臺,右邊即孽鏡臺,那後面即補經所、飢渴廠。

  那即二殿楚江王,即掌那活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小獄。那即三殿宋帝王,即掌那黑繩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小獄。那即四殿伍官王,即掌那合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小獄。那即五殿閻羅天子,以前本居一殿,因憐屈死並良善者每放之回陽,後以不符陰律調居此處,凡到此者屍亦腐也,掌那叫喚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誅心小獄,並掌那望鄉臺,此臺良善者不登,功過兩平者已發往生,只有惡人登之耳。

  那即六殿卞城王,掌那大叫喚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小獄。那即七殿泰山王,掌那熱惱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小獄。那即八殿都市王,掌那大熱惱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小獄。那即九殿平等王,掌那阿鼻大地獄,其餘即附屬之小獄。

  那即十殿轉輪王,居正東直對五濁世界,設有金、銀、玉、石、木板、奈河六座橋,司各殿解到之鬼魂,分別核定發往人世四大部洲,何處當為男女、富貴貧賤、壽夭,並胎卵溼化、無足、二足、四足、多足,或為一定殺、不定殺,或為年季死、朝生暮死等類,每月注冊,呈送酆都。那即轉劫所,轉輪車分四生六道之十股,十道輪迴以轉劫。

  那六橋畔即醞忘堂,為孟婆所司造迷魂湯以飲鬼魂,令忘前生事業。惡人飲之,消退靈氣為癡、聾、酣、啞,善人飲之,增長靈性為聰明智慧。〔此湯有此分別,真實玄妙。〕

現在地府除各殿新增各小獄之外,再增鐵圍、枉死二城。〔收新人物,現下造孽枉死者較多。〕那即新城,那即舊城,新舊共有四城,那即血污池,那即滑油山,焰摩、熱惱等山,此即地府之大概也。〔歷歷遙指一小刻,便將地府指示清澈,若非地藏王與此嶺,豈易如此輕巧。〕地藏王一一指示畢,妙行拱手稱謝。

  大士曰:「如此則不細遊,而勝於細遊多矣,然非菩薩之力安有如是之便宜。」

  地藏王曰:「蒙過獎了。」地藏王仍同列聖回宮,寬閑一刻,受用些仙果香茗,而後大士告辭,地藏王送至三道牌坊之外方回。

  大士同千歲、妙行乘上蓮花騰入雲際,大士道:「時間已晚,須催雲路方可,師弟將眼緊閉。」大士唸動真言,蓮花花瓣將周身圍住,其行如飛,須臾,大士道:「可開眼了。」妙行開眼已到壇門,大士進壇令將妙行喚醒,安養精神,列聖權且回宮,明宵又來領遊西天極樂國。

  到了亞晚,青蓮准備一切,列聖到齊,大士令降龍、伏虎鎮壇守尸,趙四千歲喚醒妙行,妙行下牀參見。大士道:「不必拘禮,我們就要起行了。」出了壇門,三人乘上蓮花騰入雲際,大士道:「今宵可直接飛雲出西天門,而達淨土之大路,可也。」

 

說畢,作起法來,那蓮花花瓣就將周身圍住,穿雲過霧的飛去,頃刻之間就過了各處天界,連須彌靈鷲等山已過去了。大士道:「這二十重華藏世界,已曾在理天觀下得其大概,不必觀了,我們直接到小淨土可也。」

  須臾到了小淨土,大士按落雲頭,收了法寶,妙行開眼細看,見一箇極繁盛之區域,上有無數人民,盡是緇流,但像有仙佛之階者,其中俗流亦有之,只是少數,且係極恭敬端莊之人,一概在那邊應名掛數之狀。又有無數神王在那邊盤查侍衛,不知甚麼意思,以問大士。

  大士道:「此即華藏世界之餘盡地,極樂國之門外附屬地,謂之為小極樂,前刻我所說小淨土者即此也。那些應名掛號者,乃華藏界並諸天界選入淨土之人也,驗名掛號之後,呈入淨土,教主批准方許其入,若不批准,則在此小淨土持念三寶,以後選入也。那些護持者乃八部龍天也,此乃極樂國之門戶,與極樂國有脣齒之關係,中間只隔這一條大江,闊七十二里,名飛天河,即草芥亦沈落,河中又有毒龍,上只有一根獨木橋通過彼岸,那一面有一道門通入淨土,門如壺盧口,其外兩邊山連聳立,團團圍住,河亦如之,別無渡口。這面乃八部龍天把守,那面乃三千揭諦神,並有金剛把守,若非有佛旨,則任隨飛天神王亦不能進。」

  妙行道:「若非法旨,且必有佛法,不然即無三千揭諦神、八部龍天把守,亦萬難得過矣,況有這些神駕守護。」

  四千歲道:「閑言且慢,我們今宵又如何過去呢?」大士道:「千歲有截江奪主之能,況今為神仙,而此獨木不能踰乎?」千歲道:「難易不同科耳。」妙行在旁微笑不語,千歲道:「我們正在為難之際,師弟為何微笑,諒必通其玄理〔漸漸逼近〕。」

 妙行道:「力所不到,急亦無聊,只得聽之於佛旨安排也。」千歲道:「噫!任你有根器,亦未脫殼之凡人,如何有這等智慧奇語?」

  大士道:「他以前初入道時,菩提、勢至二師曾將其帶進遊過一回了。」乃向妙行道:「師弟,以前乃古佛開恩度你歸根,故用蓮舟渡你進去,此次則不能如前之便宜也。〔又是一波,以顯後文之奇妙。〕」妙行方有愁容。

  大士道:「今宵只得將你用慧劍揮為兩斷,兩次丟去,方用仙丹活汝。」妙行道:「弟子已將身許道,置生死於度外,況又奉旨,蒙恩領來,如何處置聽之於師。況無身歸化空,此法亦妙。」

  大士笑道:「吾師試之耳,難得!難得!但吾師問你,那門上匾聯可曾忘記否?」妙行道:「前遊怱怱,即景況亦見得些兒,至於匾聯安能記憶。」大士道:「不妨。」乃將七寶鑑遞與千歲、妙行二人,照起觀看過去。〔妙用,安排得好。〕

見那連起之山,五寶所結而成,那道門亦非雕斲所成,乃係天生,其八字壁上之龍虎,門墩上之獅象,俱係活的。那門有匾,金鑲『不二法門』四字,兩邊聯曰『一心不亂,九品超生』。

  二人見了此聯,忽然開悟,口內吐出「啊!」一聲,如醉如癡了一下,想起此門之光華奪目,待欲再觀,則門內放出一道毫光,已將二人攝進門去了,看官,這箇你道是甚麼?原來大勢至菩薩奉了彌陀古佛法旨在門內等候,見七寶鑑光照來,就用毫光攝取他們進去也。〔到此始見,奇絕,妙絕。〕

大士早知其情,乃安以如是之活套,千歲妙行二人如夢一醒,則已進了極樂大門,大士已在前面等候,二人趕上大士道:「真正玄妙!玄妙!」

  大士道:「此乃西天不可思議之妙法也。趙四千歲見前面有一條五寶砌修之大路,一路不知名的奇花異草,遠遠望去見一箇大海,內有無數蓮花,或將開,或未開,盡是粉蓮,別無雜色,海水澄清,金沙布地。千歲看得高興,即往前行。

  大士喚轉千歲道:「那裡莫去,我們轉過此兩重花山來。」千歲問道:「大路弗行,反走小路者何歟?」

  大士道:「千歲有所不知,極樂淨土中,蓮臺有九品,九箇蓮池化生,蓮花青色青光、白色白光,純然不雜,九箇蓮池有九箇顏色,獨古佛蓮社周圍之河溝中,方纔九蓮皆備也。千歲所見之那箇大海,非謂為海,乃九品中下品下生之粉蓮化生池耳,由那邊大路上去面聖未免遙遠,不如我們由此上去則捷多也。」千歲道:「啊!原來如此。」遂掉過頭來,隨大士而行,一路寶石為道,硨磲為橋,光輝暈目。

  大士道:「既是寶道暈目,兼且如是步行,未免耽擱時間,妄誕些也罷了,必須設箇法方可。」乃使箇縱地金光法,將二人攝去許多路程息下,見有一架牌坊,中間有一大淹,兩邊各四小淹,共九淹,門上一匾曰『永樂長春』聯曰『九品大蓮臺酬勞念佛,四八洪誓願度脫眾生』。

  穿過此坊,有無數花鳥林園,越過一層,有一大湖圍住一箇勝境,湖內蓮花九色。千歲適聞大士言九色蓮花圍住蓮社,今知已到蓮社,十分高興。大士採來荷葉一張化作小舟,將千歲妙行渡過彼岸,放了小舟,仍作荷葉飄去〔的是妙境〕。

  到了彼岸,見一照壁極高極大,不知有許多丈數,上有極樂蓮邦四字,其大亦不知丈數,壁與字俱是寶石砌成。轉過此壁又有幾道牌坊,上寫『第一觀門』、『第二觀門』,一面走一面數,供有十六道觀門而抵白蓮池,池中有金龍獻水,錦鱗游泳,蝵蟮彈琴。

  此池寬有數百千里,正中有一過天虹橋,仍為寶石所砌,玉石欄杆,池畔有無數人氏在那裡唸佛參禮,到此方知白蓮池畔禮彌陀之不虛也。大士上前引路,登了過天虹橋而達城門,方看明金光燦爛者,乃金為蓮花,玉為荷葉而成城垣也,城門上有一直匾曰『永不退轉』,左右有聯曰『普度有情之眾,大開方便之門』。

  進了城門,則有白金鑄成的大屏壁,兩邊有圓門兩道,門前有大菩提樹兩株,粗數十圍,高數百丈,上有白鶴、鸚鵡棲著,下有蒼龍、白虎盤著。正在觀看,則清風童子由內出來道:「請慈音古佛快將他們領進去,吾老師祖古佛等候你們久矣。」

  大士乃上前領路,直進了三百六十五層方到正殿寶臺之下。大士引千歲上前百叩朝參,妙行一步一跪到臺下跪定俯伏,上面傳下法旨『免禮賜立』,准宣三人上臺,大士同千歲、妙行復下跪百叩謝恩而升臺,此臺似塔非塔,似閣非閣,原係寶物所成之九蓮寶座也。

  大士上前引路,直上得汗流浹背方纔陟到頂上, 古佛聖前三人再行參, 古佛令免禮,一一序坐,頂上極其宏敞,四面牖窗,觀望遙遠,何怪那些人在白蓮池畔禮佛,而此台可以見焉。

  西方教主科頭赤腳,身披千佛錦衣,垂金攝手,放大毫光,滿面笑容而開言曰:「烏兔相逐,輪迴世局,旋轉未已。何以起伏,彼盛此衰,此興彼扑,盈虛消長,終歸於沒。〔玄言妙語,寬闊無際。〕何如知機?不磨不琢,智巧如癡,養愚韞璞,皈依三寶,唸佛三昧,斷貪瞋癡,修戒定慧,息下萬緣,純乎十念,念念規真,一心不亂,悟通本末。須彌納芥,菡萏化生,蓮花脫現,任他大千,運行更變,混沌乾坤,消魔萬彙。享我長春,永無朽壞,無諸惡苦,有諸樂趣〔如此所以為極樂〕,衣食自然,大觀自在。」〔以上三十四句是古佛所說之偈。〕

話說四千歲登到寶臺,並不見 古佛打招呼一聲,漠然宣其偈語,覺有些詫異,後 古佛宣畢,有天花亂墜,地湧金蓮,由那戶牖望出,則見羅漢、菩薩引著些新脫化者,在外遠遠謝恩,稽首和南後,引到各處遊覽去了。方知 古佛開廣長舌,發微妙音與新進說法耳。

  說畢,大士上前稟道:「弟子啟白我 佛教主,極樂本佛國之無上洞天,非可輕褻,弟子已屬明知,奈三會龍華在邇, 無極望靈根甚切,仙佛度原人甚殷,而潮音太熾,聖道反為所訕,三教會議演一部普度收圓演義,以助龍華一臂之力,並將我 教主請出萬聖宮主拕,此次遊行各界諸天,全虧賜借法寶之力,現下各界諸天大略已遊得些層次,今宵續遊淨域,惟望慈悲賜准。」

  古佛言曰:「我此極樂勝境,本無上之淨界,不染風塵,從來未曾朗露,縱經典上言之亦多含蘊,以隱示緣人開悟,吾甚嗜清高,不樂塵俗,奈心存含識,曾有四十八願以度眾生,況今五濁世內亦唸佛者多,又恐行乎歧路,吾故應諸天列聖之請,而到萬聖宮主柁此數日也。吾佛家傳燈,以慈悲為主,現已龍華收圓將到,正待度人以躲劫數,不得不格外慈悲循循善誘耳。慈音佛可領他們一處觀觀,但步行維艱,准你們駕動蓮雲便是。」大士同眾上前謝恩〔佛國之威儀如此〕。

辭 佛下臺,千歲仍舊路而出,大士喚道:「莫那邊去,我們由這左邊出為是。」千歲掉轉頭來與妙行跟随大士,由左邊而出,大士拈出蓮花,三人乘上騰入空中,八方遊目一眺,見無邊風景不覺心曠神怡,逸興遄飛。大士道:「淨土中八德池最出名,先去飲八功德水以充飢渴,增長智慧,而後漸次遊覽各處。」

  千歲道:「原來淨土有此水以充飢渴,何怪 古佛在萬聖宮時,吾到其處則常恩賜筵席,今宵來到其本國,亦未嘗提一句飲食之語,原來此地就以此充飢矣。」

  大士道:「非也! 古佛不與千歲提筵席之話者,乃令千歲知西天之奇妙也,此處原飲食自然,隨想而至,千歲不信可請試之。」

  千歲一想,果然有兩箇雪棃飛到,再一想,果然又有幾箇波羅密果子飛到,想食何物一想就來,飲亦如之,衣服亦然。」千歲詫異道:「果然奇怪。」乃向大士道:「既是淨土中有此衣食自然,還又設八功德池重複何用?」

  大士道:「此水設在中途,以令新進之人飲之,而增長智慧,化頑俗、消塵垢,而後見佛,方能聽得法音之妙蘊也,我們進來時,因圖捷近故走不著此路耳。此水有八益,除飢渴其一也,何謂八益?曰澄淨、清冷、甘美、輕輭、潤澤、安和、除飢渴、長養諸根,有此八益,故曰八功德水也。」

  言畢,掉過雲頭,須臾飛到八德池邊,按下雲頭步出蓮花,見一大池清水,池邊有玉缸杯盞,千歲、妙行二人各飲了一杯,其效立驗,果如大士所言。

  飲畢上了蓮花,大士將雲升起,騰到一處仍見一池,蓮花盛開,池中澄清,其中水族彈琴歌詠甚是好聽,有一蝵蟮在水中詠曰:「西方兮極樂天,蓮花徧地藕為船,信手拈來將舟泛,快樂陶然,快樂陶然。」

  千歲聽見笑起來說:「真箇奇妙!」〔極樂中物,多是梵音,千歲如何解其歌詠,因飲着八功德水也。〕池中有一飛閣,更屬殊奇幽雅,好似那水晶盤裡湧青螺,真是魯國輸不能修此佳勝,神工鬼斧不能作此奇巧也。〔妙境果然奇絕希罕。〕

千歲、妙行二人一派讚歎,留戀不捨,大士道:「此池名七寶池,閣名七寶閣,俱以七寶修之,乃古佛同眾弟子汎舟消散之地,在淨土佳勝之列,故風景絕佳,然淨土中隨指一物無不佳者,不佳者不在淨土中也。我們又須到別處遊覽,勿延時間。」

  二人跟隨大士駕起蓮雲,來到林圃,見樹每七株連為一排,其枝葉交蔓如網羅之狀,風一吹動,如有千百萬種音樂齊作之聲,又是一種大奇特事。大士曰:「此七重羅網行樹也,微風吹動發微妙音,凡人得聞即有佛性。」

  撥轉雲頭,又遊到一處樹木陰濃之地,有一種絕大之鳥在樹上作人語歌曰:「五濁羅網惡世城,凶灘險颶困人津,幻身幻景原非固,白蓮池畔悟前因,皈依三寶常唸佛,十二樓頭趁曉春,着鞭早入蓮邦界,不夜天中樂靡垠。」〔禽鳥亦有此好歌。〕

  妙行問大士道:「不夜天三字何言?」大士曰:「淨土中時常光明難分晝夜,花開為晝,花合為夜,晝夜六時如是之分,故曰不夜天也。」〔玄妙如此。〕

又到一樹木深處,上有意外奇特之一種鳥,兩首一身,亦在樹上作人語歌曰:「兩箇頭,一條命,貌雖醜,有佛性〔彌陀經謂之共命鳥〕。不貪瞋,常戒定,唸三寶,恆精進。習真如,守心印,天地寬,樂我靜。」趙四千歲聽畢道:「吾自登天之後,知我生氣浮,見天廷景象,以為足遂生平之願,未有與其奇者。庸知今宵之事皆仙家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者,更為別開生面,蒙大士領遊到,此真三生之幸矣。」〔的實不虛。〕

  大士道:「太謙了,極樂國中,地面太廣,景致太多,八十一卷華嚴經,亦只流露其大概,今欲詳細遊玩,則幾年亦遊不了,我們只得大概些罷了。」千歲、妙行皆曰:「遵命!」

  大士道:「我們再去遊極樂四土之後,觀覽九品往生,則回壇去也。」妙行問:「何為極樂四土?」

  大士道:「一曰凡聖同居土,七寶國土莊嚴清淨,凡聖濟濟,安樂優游。二曰方便有餘土,七寶妙土莊嚴融通,無量聲聞滿於空地。三曰實報莊嚴土,行真實法,獲殊勝報,寶土圓妙,毛剎相容,是法性菩薩所居。四曰常寂光土,常住真性,寂然徹照,性色雙融,理智一如,是毘盧遮那清淨法身佛所居。此極樂四土之大概名義也,凡極樂中無道路不用金銀、琉璃、玻瓈合成,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瓈、赤珠、瑪瑙而嚴飾之。而此四土並有名之區域,則倍以寶物莊嚴之也。」

  大士唸動真言,將所乘三朵蓮花騰到極高極遠之處,遙遙指示曰:「那些即下品下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下品中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下品上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中品下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中品中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中品上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上品下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上品中生之寶臺樓閣也,那些即上品上生之寶臺樓閣也。

  其邊際那些汪洋,即九品脫化之蓮池也,池中方出菡萏者,即東林之初定信心唸佛人也,蓮花將開不開者,其功將成也。凡東土有一唸佛人,則這邊池中就出一菡萏,其中唸佛之功退些,則其花亦枯槁些,其人唸佛之功每日進些,則其花亦日益新鮮長大些,待其功圓果滿則蓮花亦開放,而其人已脫化於此極樂淨土中也。其中新鮮那兩朵,即你們東土人也,那一朵是戒塵,這一朵即昆明陳困叟,異日此書脫稿之後,當令其校正,以助其功。〔校到此書亦功程,身分不到,則不輕易令之,非止學力然也。〕此書校出,不負他一席上品上生寶蓮座也。」

  大士講畢,按落雲頭向凡聖同居土而來,路上遇著摩訶目犍連、摩訶迦遮延,二人過來,大士問道:「現下同居土人數多寡如何?」二人道:「甚多!」千歲問曰:「何謂也?」大士道:「此淨土中,凡 古佛講經說法之期,則各處大小俱來聽經聞法,餘暇則隨人遊覽賞玩也。」

  言談間已到了同居土,遇有二人,一少一壯,大士曰:「此即青蓮之父與姨丈也。」妙行道:「老少不符,並聞覺真父等已升入,因何不見?」

  大士道:「你見其年少,乃到淨土則返老還童也,覺真父因能言,派出交際,其餘亦派出收圓場、選佛場接待者不少也。」妙行乃悟,上前施一禮,果然其姨丈認得妙行,乃少敘寒暄方別。〔亦此間一悟,幾多奇緣。〕

  妙行隨大士正觀那莊嚴樓閣鮮奇景致,有一伙婦女走過,其中有兩人認識妙行,喚之,妙行聞呼,如其母之聲,擡頭一看乃是兩壯年婦人,心疑之,忽又悟曰『淨土返老還童,吾母當亦如是。』遂問,果然生母與青蓮之母也。

  妙行見是其母,不覺傷心感動,大哭一聲,跌下蓮花雲來昏倒在地,大士吃了一驚,忙下來將其扶起,用甘露仙丹將其救醒,好言勸之,先安其心而後道:「人生母子,生離死別何人得免,況今你母既超淨土,足遂修行之願,更復何求,淨土豈是容易超生的。」妙行遵勸止其涕泣,總之鬱鬱不樂,不願復遊。

  大士乃領其還蓮社,則 古佛已在九蓮池畔等候,將清風童子適纔所打之功德水一缾,遞與妙行飲去,以釋其煩惱憂鬱。〔佛早安排先知。〕

古佛講演道:「人生則莫說世變滄桑等類不一,即王侯將相總難免八苦,惟此淨土無此八苦,並反八苦為八樂也。除理天各界外,即三界諸天亦有壞期,幻體非堅,幻事非永,你看我佛家那黃金殿宇,白玉樓臺,不加工修煉可惜否!〔總望人修煉成佛,以免八苦。〕這些果子帶回與你青蓮師兄分食,增長善根,普度原人,歸根極樂,勿負吾師苦心濟度,其餘速將此書傳出,令人早上蓮舟,〔當此收圓。萬劫難逢。〕趁此機緣共赴龍華,不可因循自誤,多度着一人,有一人之好處。」

  古佛言畢,大士領千歲妙行拜別 古佛, 古佛曰:「你們來此耽延太多,吾亦未便復為屈留,但將為師之言緊記,自然後會有期。」乃喚清風童子將這些物品搬與揭諦神,送他們出國回壇,妙行拜別 古佛,甚是感歎,不覺大哭起來。

  古佛道:「可緊記吾言,勿庸過慮。」於是大士等拜辭 古佛,駕動蓮雲,直從霄漢飛出西天, 古佛亦為遊到淨土歸來應付畢,仍去萬聖宮主柁不提。

  且說蓮花雲快,一霎時就到了收圓場頭上,大士道:「師弟!趁此雲頭起得高,你再將收圓場、選佛場各處細細看之,以助胸中把握。」妙行遵示,細細看了一徧,乃隨大士前行。

  大士指道:「師弟!你看那去萬聖宮大路上,那三人即希臘蘇格拉底,美國林肯、華盛頓也,他們代表外洋去萬聖宮懇求附屬收圓耳。」妙行待欲回言,大士又指示道:「師弟!你看萬聖宮旁那兩宮,即你們孝友、節從二宮也。」妙行遠遠望去,修得十分華麗。

  且行且談,不覺已到迎仙閣,出了南天門,直向儒壇飛雲而來,須臾到了壇外,按落雲頭,步出蓮花直進壇中,降龍、伏虎正在壇中等候,妙行向大士、千歲、二大金剛行叩謝禮。

  大士道:「今宵書已成功,當向壇中之列聖仙真神祇前通行九叩首謝恩。」妙行遵禮畢,大士向千歲道:「今宵大事已成。你且將妙行喚醒冥牀安養精神,令候駕神祇各歸本位,我們亦上去繳旨,并請派人降序批評以全是書,令青蓮在後請聖完功,維持善後。」

  千歲乃上前喚醒妙行,令各神祇亦歸本位,大士同列聖亦上天繳旨去了,正是三會華期今已臨,蒼天有願度靈根,玄機搜徧編成蛈,普度原人赴玉京,畢竟不知後事如何,且看將來。

  【評】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地獄乃最苦之途,作孽為惡便是墮落。淨土

為極樂之國,為善念佛可以往生。

  過鬼門關,看鬼犯之哀情,登望幽嶺,察地獄之苦狀,遊小淨土,觀選佛之雍容,入極樂國,參成佛之自在,一善、一惡、一苦、一樂,瞭明指導令人擇取。

(三會龍華普度收圓演義終)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