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聖帝君應驗桃園明聖經

 

經序第一

漢,漢壽亭侯,略節桃園經,書於玉泉寺,夜夢與凡人。萬經千典有,帝經未舉行。著爾傳塵世,不可視為輕。

太上老君三界靈,眾聖五嶽雷電神。五湖並四海,日月斗星辰,天下城隍聽號令,萬方土地各遵行。

萬聖朝真均奏議,普天之下盡頒行。於是救苦大仙、太上真君、太白金星、公同註解,覆奏明章,行於四海。皇圖鞏固,萬民永賴。

 

原始第二

帝乃紫微宮裡朱衣神,協管文昌武曲星。祗因張仙無主轄,敕令隨帝為從神。檢點少男與少女,或損陰騭絕子孫。送生催生及難產,魅妖傷殘斑痘疹,如有焚香諷誦者,轉禍為祥顯聖靈。

今有塑畫帝像者,側立張仙持彈弓。鑒知戰國侵陵亂,命帝臨凡救萬民。

玉皇賜帝名和姓,子胥五轉做忠臣。臨潼解釋諸侯難,絕卻奸秦併國心。楚無道,酒荒淫,昭關過此難,吳越動刀兵。道帝一生為孝子,數世做忠臣。敕令帝管錢塘事, 晝夜領潮行。

漢室多奸黨,改姓下凡塵。春秋丈夫志,生長解梁城。指關為帝姓,下界又稱臣。幼而離鄉,壯而出仕。

大丈夫以四海為家,何患乎帝無兄弟?入桃園,睹兩人奇異,請問英雄何處?雄赳赳朗曰桓侯,貌堂堂溫言劉主。出身投地今逢主,須待挽天河水來蕩滌。誠哉龍虎風雲會,宰牛馬,昭告天地,結義匡扶漢室。

破黃巾,誅董卓,呂布斃。劫寨剿曹奸,賺入空營內。雁侶散徐州,攜后無存地。減燭張遼謀,破壁聖帝義。降漢不降曹,忠臣不事二。封漢壽亭侯,印無漢重鑄。三日華筵,曹瞞美意。顏良文醜統兵圍,敢對立功,可酬曹歸計。封金卻印三辭操,挈眷尋兄一點忠。千里尋兄添義氣,五關斬將有威風。離合英雄乾坤內,相逢兄弟古城中。

智尚雖高無決勝,運籌固識少經綸。三謁茅廬,臥龍晏起。大夢誰先覺,平生相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未出茅廬,三分已定。武侯原是廣慧星,即是前朝嚴子陵。此生諸葛相,再宋朱文公。輪迴三世相,永不下凡塵。鼎足三分嫌地窄,江山今換許多人。

先主已在清虛府,聖帝今掌三天門。桓侯四川為土穀,每起忠良護國心;在宋易姓武穆將,在唐改諱曰張公;輪迴三轉皆忠烈,

上帝封為護國神。小可兵戈不差聖,大難危邦再下塵。

天下城隍皆將相,正直為神古至今;為人忠孝感天地,豈在持齋佛顯靈。飲食衣服休華美,隨著隨餐莫怨憎。禽獸一切皆性命,無故自食宰生靈;一切化生皆活命,何苦張弓捕網尋。草木花果休折採,嚴冬零落發陽春;萬物悉含天地化,依時生長與人靈。爾能遵守惜萬物,福有攸歸禍不侵。

勿謂善小而不做,勿謂惡小而可行;天網恢恢分曲直,神靈赫赫定虧盈,孝悌忠信人之本,禮義廉恥人之根;爾能聽帝行善事,定有祥雲足下騰。

帝受三天門掌握,萬神啓奏帝先聞。善者紀錄加官爵,惡者遭殃絕子孫。報應遲速時未到,昭彰早晚禍福臨。休道天高無耳目,虧心暗室有遊神。敬神如在須誠敬,不可狂言褻聖明。

 

力學第三

帝素覽春秋,幼觀孔孟:唯以孝弟為先,修身治國為本。異端蜂起,兵戈傷殘民命;十餘年甲不離身,刀無潔淨;夜無穩睡三更,日不飽餐一頓;東戰西征,百戰而江山纔定;白了鬚鬢星星,力倦馬羸刀鈍;費盡赤膽忠心,換得箇封侯金印。

到如今,亂臣賊子:捕風捉影,奸貪讒佞;結黨欺良,言無一定;不思禮義廉恥,孝悌忠信。事每胡行,屢圖僥倖:篡君位,戮忠臣,好貨財,淫美色,殺人縱性。只顧爽心樂事,豈曉得後來報應?古今好事多磨,毋勉強茍求捷徑:如彩雲琉璃,鮮花明月;人不知機,如鋼刀快缺,妄動橫行,造下了些冤孽;遠則幾年,近則數月,報應無差,法難漏洩。

如人未遭逢,各有時節:當思守命由天,安貧樂業;如百藝倉卒成功,其物焉能精潔;草木不能培植,難長許多枝葉;五穀少用耕鋤,苗雖秀而不實。文臣十載寒窗,方朝金闕;武將百戰臨危,始得公侯並列。帝乃日月精忠,乾坤大節;天崩帝崩,地裂帝裂。

 

道貌第四

又奉

上帝加御敕,掌握凡間善惡人。萬國九州皆敬服,道帝忠義獨稱尊。塑形畫像乾坤內,如帝英雄有幾人?火龍燒赤兔,水獸鍊青鋒;臥蠶眉八字,丹鳳目雙睛;五龍鬚擺尾,一虎額搖身。精忠沖日月,義氣貫乾坤;韜略期孫臏,機謀勝范增;鬚長義更長,面赤心尤赤。英雄氣蓋世,燭殘刀破壁;封庫印懸樑,爵祿辭不受。偃月刀,磨仍快,嘆兄弟不再;臥蠶眉,鎖未開,恨江山幾改。亙古功名難比並,三天門下封元帥。稽首頓首,

上帝敕令各部將帥:經傳下界,抄錄諷誦如在;人能遵行,繫玉腰金,官居千載;能全一事,崢嶸三代。

欽承法旨,會集諸神施行。

 

節訓第五

著忠良,竭力匡衡,孝順無改;廉潔不亂心田,節義臨危不敗。忠孝廉節之章聽解: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日用朝廷祿,當思補報功;報國臣之本,惜卒將之宏; 不飾文臣過,不滅武將功;紀錄文華殿,舉劾建章宮;丹心如赤日,位必至三公。秦檜世為犬,武穆四帥中。

為人子,孝為先,孝順兩字緊相聯。勿使惱怒常使歡;暖衣飽食毋飢寒。病醫葯,必自煎,即須嘗過獻親前;夜不解衣朝不食,時時刻刻在身邊。爾能孝順爾子孝,點點滴滴看簷前。大舜孝,帝位傳,二十四孝極周全。在生不供奉,死後祭靈前;不孝子,惹災愆,虎唅蛇咬病相纏;官刑牢獄遭充配,水火之災實可憐;或是懸樑刀毒死,不孝之人苦萬千。速速改,莫遲延;世人孰無過,改之為聖賢。人無過,篤行全。

廉生畏,潔生嚴;細檢點,避疑嫌。希賢希聖由天命,學禮學詩聽自然。卻周粟,隱山川,為人似玉無瑕玷,立志如同鐵石堅。守己祿,莫徇偏,損人利己子孫冤。廉者不受嗟來食,志士不飲盜之泉。辭俸原憲潔,畏金楊震廉;坐懷不亂柳下惠,閉戶無容魯仲連,鶃食怎如螬李美,瓜祭何勝菜羹甜?俸祿止堪供禮儀,舉家食費僅盤桓;百篢抬回失節物,滿箱裝裹昧心錢;笞杖徒流誰不怕,勸爾抬頭看上天。縱容男僕如狼虎,謀占軍民地與田;勢敗運衰參訐告,拔塚平房冤報冤;婦男窮極為娼盜,恨殺當初惡要錢。

人之節,如竹又如月,廣大與高明,圓融更清潔。一生直不彎,挺挺欺霜雪;一勁參天秀,舞風弄明月。娥英泣竹林,點點斑皆血;即如蘇武杖,數有十二節;李陵污其奸,蘇武敬其烈;仲升使西域,三十六國卻。節義全,神聖悅,或掌天曹事,或補城隍缺;或生公與侯,富貴千年業。亂臣並賊子,每把忠良滅:一見虛歡喜,心口各相別;心藏丈八矛,意存三尺鐵;舌下有龍泉,殺人不見血;貪酷剋奸讒,自殞兒孫絕。帝未喫長齋,帝不信異說;地獄即城隍,三寶光日月;救濟急難人,就是解冤結。此四節,忠孝廉節,後列二十四劫:

擎天頂地猛勇神,捧日舉月普照神,列宿張星明朗神,移星換斗剝量神,

騰雲駕霧飛度神,驅雷掣電威烈神,呼風喚雨擾攘神,綴露殞霜溥沸星,

飛沙走石截路神,翻江搗海五湖神,崩山頹嶺鐵甲神,凍水開冰結化星,

焚炎逐火流光星,開花結果嬌媚星,長禾秀穀益惠星,抽芽綻葉發育星,

枯木涸澤摧竭神,走獸飛禽捕捉星,魚蝦蟹鱉擁躍星,飛跳諸蟲纏擾星,

作文制字文昌星,興兵佈陣武曲星,考正歲時測運星,造作工藝巧作神,

眾星聽令,各回本部,變化發生,稽首神明,無極眾聖,不可思議功德。

 

經驗第六

值年值月將,值日值時神;夜差黑煞帥,日令皎潔兵;往來細鑒察,不得漏毫分。會同家宅神,著令司命君;如有虔誦男和女,速速報知聞。

家宅供此經,妖魅化為塵;船舟奉此經,風波即刻平;行人配此經,路途保安寧;書生看此經,不久步青雲;婦人誦此經,二女五男成。若為亡化念,亡化早超生;若為父母念,父母享遐齡;焚香高誦念,其福即來臨。日念三五遍,或誦百千聲;人能鈔印送,諸疾不相侵;諸神皆歡喜,宅舍並光明;或賜福與壽,或蔭兒與孫;凶事化為吉,福祿壽重增。

斗口天君,欽奉

漢室漢壽亭侯,

關聖大帝敕令

大帝曰:「帝曾言,日在天上,心在人中。」心者萬事之根本;儒家五常,道釋三寶,皆從心上生來。仁莫大於忠孝,義莫大於廉節,二者五常之首:聖人參贊化育者,此而已;仙佛超神入化者,此而已。自有天地以來,這個無極太極之理,渾然包羅,古今長懸;諸帝王聖賢仙佛,萬經千典,只是明此理,成此事而已。

帝係紫微垣中,火之正氣。火,離明象也,故主文昌;火,又烈性也,故主武曲。文主仁,仁首忠孝;武主義,義首廉潔。惟是舉天下萬世皆為聖賢仙佛,此有晝無夜,有陽無陰,絕無之理也。自戰國以來,帝出世匡君救民,不得已以公善之心望世,此桃園經之所以現身說法也。

奈何世之人,真性不密,邪僻用心,見帝平常之言,不曰聖人不出此驕矜語,則曰聖人不出此淺近語。嗚呼,是必欲帝重作五經,待世之智愚賢不肖,皆盡讀之乎?不獨此也,現在身列文儒,亦妄行指駁。帝因周子,凜凜持誦多年,只得註解明白;如再有擅行詆毀者,輕者令瘟火滅之,重者命將軍斬之,毋悔。

帝君曰。天地無私。善惡昭彰。順天者存。逆天者亡。神道設教。借此以傳。帝當言名聖經三字。經者常也。所言無非人生日用。常行道理。可以常傳萬古。人能恭敬身心。時時不忘乎根本。苛刻常存乎孝弟。謹敬這箇心田。勿貪勿淫是也。聖者昭然也。參天化育。千古忠肝義膽。萬載聖神。先聖後聖。其揆一也。明者如同日月。普照乾坤。無物不到。使帝心性常懷不昧。靈臺潔淨。打掃如同寶鏡一般。明心鑑性。故曰明聖經。此經帝奉。

玉帝敕令。示夢與玉泉寺僧。僧醒而傳述焉。首句漢漢。上一漢字。乃代名。即大漢也。漢壽亭係地名也。其先囑咐人人誦此經者。是以校驗歆動人心也。中言精忠冲日月。義氣貫乾坤。即孟子所謂塞乎天地也。白面赤鬚長者。即大學所謂心廣體胖。孟子所謂睟面盎背也。至投胎轉劫之說。儒者不言。不知釋道兩門。並非無據。試曆查古今。借尸還魂。靈殼轉寄。異物入胎。豈少也哉。帝言在列國在漢與在唐宋之言。實非誑也。諸君試對核之。再四章言忠。文武臣僚。皆當敬體。則是三代以上之臣也。夔龍伊皋其人也。言孝則曰。不解衣不食。則侍膳寢門。文王其人也。滴水還源。孫又效子。則子孫保之。大舜其人也。說到二十四孝。古今昭如日月。格天地。動鬼神。豈非確然可據者哉。廉在周禮。以六計為定。實從義字中生。故為愚昧者痛斥。而廉泉盜水。舉一二而已。括之也。節如竹。竹有筠也。如月。月有度也。非筠則溷。非度則昏。古今大節不踰者。於義殆盡。後遣諸神監察。以使速應。帝亦大費婆心。以帝為驕。帝固不辭。以帝為淺。帝亦不辭。但願人人從此驕言淺言做去。一一果自信於心中那個。然後探元妙之理。入上聖之班。帝亦不怪。而且快然也。將此語著。 大靈官天君傳世知之。為此述告呪宰人等。一心體此。以心印心。心在人中。日在天上。欽哉勿忽。 蓋天古佛昭明翌漢天尊。〈三稱〉

 

收經讚

慈悲救世。忠義匡君。演義教說法度羣生。正氣滿乾坤。無量度人。受持利益亨。

大聖撫摸蕩寇救苦救難大天尊。(連誦三次)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5 Sun 2019 21:40
  • 忠經

忠經

天地神明章第一

昔在至理、上下一德、以徵天休、忠之道也。天之所覆、地之所載、人之所履、莫大乎忠。忠者中也、至公無私。天無私四時行、地無私萬物生、人無私大亨貞。忠也者一其心之謂矣。為國之本何莫由忠。忠能固君臣、安社稷、感天地、動神明、而況於人乎。夫忠興於身、著於家、成於國、其行一焉。是故一於其身、忠之始也。一於其家、忠之中也。一於其國、忠之終也。身一則百祿至、家一則六親和、國一則萬人理。
《書》云「惟精惟一、允執厥中」。

 

聖君章第二

惟君以聖德監於萬邦、自下至上、各有尊也。故王者上事於天、下事於地、中事於宗廟、以臨於人、則人化之、天下盡忠、以奉上也。是以兢兢戒慎、日增其明、祿賢官能、式敷大化、惠澤長久、黎民咸懷。故得皇猷、丕丕行於四方、揚於後代、以保社稷、以光祖考。蓋聖君之忠也。《詩》云「昭事上帝、聿懷多福」。

 

冢臣章第三

為臣事君、忠之本也。本立而後化成。冢臣於君、可謂一體。下行而上信、故能成其忠。夫忠者豈惟奉君忘身殉國忘家正色直辭臨難死節已矣。在乎沉謀潛運正國安人任賢以為理端委而自化。尊其君、有天地之大、日月之明、陰陽之和、四時之信、聖德洋溢、頌聲作焉。《書》云「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

 

百工章第四

有國之建、百工惟才守位謹常、非忠之道。故君子之事上也、入則獻其謀、出則行其政、居則思其道、動則有儀、秉職不回、言事無憚、苟利社稷則不顧其身。上下用成、故昭君德蓋百工之忠也。
《詩》云「靖共爾位、好是正直」。

 

守宰章第五

在官惟明、蒞事惟平、立身惟清。清則無欲、平則不曲、明能正俗。三者備矣、然後可以理人。君子盡其忠能、以行其政令、而不理者、未之聞也。夫人莫不欲安、君子順而安之。莫不欲富、君子教而富之。篤之以仁義、以固其心。導之以禮樂、以和其氣。宣君德、以弘大其化。明國法、以至於無刑。視君之人如觀乎子、則人愛之如愛其親。蓋守宰之忠也。
《詩》云「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兆人章第六

天地泰寧、君之德也。君德昭明、則陰陽風雨以和、人賴之而生也。是故祇承君之法度、行孝悌於其家、服勤稼穡以供王賦。此兆人之忠也。《書》云「一人元良、萬邦以貞」。

 

政理章第七

夫化之以德、理之上也。則人日遷善而不知。施之以政、理之中也。則人不得不為善。懲之以刑、理之下也。則人畏而不敢為非也。刑則在省而中、政則在簡而能、德則在博而久。德者為理之本也。任政非德則薄。任刑非德則殘。故君子務於德、脩於政、謹於刑。固其忠以明其信、行之匪懈、何不理之人乎。
《詩》云「敷政優優、百祿是遒」。

 

武備章第八

王者立武、以威四方、安萬人也。淳德布洽、戎夷稟命、統軍之帥、仁以懷之、義以厲之、禮以訓之、信以行之、賞以勸之、刑以嚴之。行此六者、謂之有利。故得師盡其心、竭其力、致其命。是以攻之則克、守之則固、武備之道也。《詩》云「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觀風章第九

惟臣以天子之命出於四方、以觀風。聽不可以不聰、視不可以不明。聰則審於事、明則辨於理。理辨則忠、事審則分。君子去其私、正其色、不害理以傷物、不憚勢以舉任。惟善是與、惟惡是除。以之而陟則有成、以之而出則無怨。夫如是則天下敬職萬邦以寧。《詩》云「戴馳戴驅、周爰諮諏」。

 

保孝行章第十

夫惟孝者、必貴於忠。忠苟不行、所率猶非其道。是以忠不及之而失其守、匪惟危身辱、及其親也。故君子行其孝、必先以忠。竭其忠、則福祿至矣。故得盡愛敬之心、以養其親、施及於人。此之謂保孝行也。
《詩》云「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廣為章第十一

明主之為國也、任於正、去於邪。邪則不忠、忠則必正。有正然後用其能。是故師保道德、股肱賢良、內睦以文、外威以武、被服禮樂隄防政刑。故得大化興行、蠻夷率服、人臣和悅、邦國平康。此君能任臣、下忠上信之所致也。《詩》云「濟濟多士、文王以寧」。

 

廣至理章第十二

古者聖人以天下之耳目為視聽、天下之心為心、端旒而自化、居成而不有。斯可謂致理也已矣。王者思於至理、其遠乎哉。無為而天下自清、不疑而天下自信。不私而天下自公。賤珍則人去貪、徹侈則人從儉。用實則人不偽、崇讓則人不爭。故得人心和平、天下淳質。樂其生、保其壽。優游聖德以為自然之至也。
《詩》云「不識不知、順帝之則」。

 

揚聖章第十三

君德聖明、忠臣以榮。君德不足、忠臣以辱。不足則補之、聖明則揚之、古之道也。是以虞有德、咎繇歌之。文王之道、周公頌之。宣王中興、吉甫詠之。故君子臣於盛明之時、必揚之。盛德流滿天下、傳於後代。其忠矣夫。

 

辨忠章第十四

大哉忠之為用也。施之於邇、則可以保家邦。施之於遠、則可以極天地。故明王為國、必先辨忠。君子之言忠而不佞。小人之言佞而似忠而非、聞之者鮮不惑矣。夫忠而能仁、則國德彰。忠而能知、則國政舉。忠而能勇、則國難清。故雖有其能必由忠而成也。仁而不忠、則私其恩。知而不忠、則文其詐。勇而不忠則易其亂。是雖有其能以不忠而敗也。此三者不可不辨也。《書》云「旌別淑忒」、其是謂乎。

 

忠諫章第十五

忠臣之事君也、莫先於諫。下能言之、上能聽之、則王道光矣。諫於未形者、上也。諫於已彰者、次也。諫於既行者、下也。違而不諫、則非忠臣。夫諫始於順辭、中於抗議、終於死節。以成君休、以寧社稷。
《書》云「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

 

證應章第十六

惟天監人、善惡必應。善莫大於作忠。惡莫大於不忠。忠則福祿至焉。不忠則刑罰加焉。君子守道、所以長守其休。小人不常、所以自陷其咎。休咎之徵也、不亦明哉。
《書》云「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報國章第十七

為人臣者官於君。先後光慶皆君之德。不思報國、豈忠也哉。君子有無祿而益君、無有祿罈而已者也。報國之道有四。一曰貢賢。二曰獻猷。三曰立功。四曰興利。賢者國之幹。猷者國之規。功者國之將。利者國之用。是皆報國之道。惟其能而行之。
《詩》云「無言不酬、無德不報」、況忠臣之於國乎。

 

盡忠章第十八

天下盡忠、淳化行也。君子盡忠、則盡其心。小人盡忠、則盡其力。盡力者、則止其身。盡心者、則洪於遠。故明王之理也、務在任賢。賢臣盡忠、則君德廣矣。政教以之而美。禮樂以之而興。刑罰以之而清。仁惠以之而布。四海之內有太平音。嘉祥既成告于上下。是故播於雅頌、傳於無窮。

文章標籤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