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濟公活佛 降

二○○七年十月廿七日

歲次丁亥年九月十七日

聖示:世人之業重重疊疊,尚不知修功以補過,不知到何年何月、哪生哪世方得超脫六道輪迴?實堪悲焉!老衲望諸世人能早日修功補過,自不用再受業報之苦,亦可免入輪迴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又到了著書時刻,徒兒滿心歡喜,恭迎活佛師尊聖駕,並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

濟佛曰:賢徒免禮,可出發,邊走邊談好了。

    (此時濟佛手中佛扇一搧,空中現出八爪護法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今夜之參訪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有很多眾生俱有此疑,即是人來人世間做啥?可否請恩師開示?

濟佛曰:哈!哈!吾道何事?原來是這個老生常談之問題,賢徒既提及,為師亦藉此著書之機,詳加解說,以悟世人。首先說明,人之所以降世,乃有二因而來,一為自身之業力,二為與眾生之共業,即是為「酬業」而來者也。

童生曰:怎麼說呢?請道其詳?

濟佛曰:其一乃自業(自己本身之業力),如世人不斷葷食,每天在造殺業,自己身體病痛不說,還連累家人跟著受苦。又如口說惡語、毀謗之語,詆毀他人,挑撥離間,信口雌黃,身犯邪淫,亂搞男女不倫之戀,詐騙他人之錢財,欠債不還,殺人取財,坑人、騙人、害人……諸如此類,造下甚深之殺業,生生世世出苦無期。其二,就共業這一層面而言,凡為父母、兄弟、姐妹,甚至親朋好友,俱是共業而產生的,如報恩、報怨、討債、還債,這四種因緣,而結此共業之緣。如有父母者,怨子女太會花錢,不曉節制,傷透腦筋,此乃討債而來。有者忤逆不孝,讓你「氣身滷命」(台語,意即氣壞身體之意。),即是報怨而來。有者子女乖巧聽話,對父母百依百順,此即是報恩而來。又如兒女孝順,在外面辛苦賺的錢,原封不動的交與父母,此即是還債而來。故眾生知了這一切的一切不過是「業力」使然,就不要再埋怨命運之不佳,怨嘆老天之不公平,而應反躬自省,檢討自身有無缺失,檢討改進,修心養性,眾善奉行,諸惡莫做。則可免落入輪迴,求出苦無期也!

童生曰:感謝恩師慈悲之開示,相信對世人進德修業,解決心中之疑惑定有莫大之助益。又徒兒在最近遇到一些來堂之善信,問得最多的是:錢借了他人,要不回來怎麼辦?心中焦急不堪,生計陷於困境,令人為之鼻酸。

濟佛曰:賢徒有悲憐眾生之心,不愧是為師之好徒兒。談到錢最傷感情,怎麼說呢?有者居心不良,因他人善良可欺,以各種花言巧語騙取他人之錢財,然後假借各種理由,賴帳不還,以為可以逃得過無形之譴責,以為可不用努力,就強取豪奪一大筆錢財,即使苦主苦苦哀求亦不動心,其心真是可惡。凡此賴帳(債)不還之人,逃得了一時,逃不過一世,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種惡因必得惡果也。所謂:「萬法皆空,因果不空。」凡是欠人錢財者,來世做牛做馬,亦須「百倍」、「千倍」還予今世之苦主,故莫等落入畜牲身,讓人鞭打才來掉淚、後悔,那時已來不及了。老衲也奉勸世人,莫貪小利而失巨金,像是一些吸金公司就要小心,或是說可讓你「小錢換大錢」,利息如何如何之高,皆乃騙人之手法,不可信也。故如若你要借人錢,就當有這筆錢要不回來之想法,否則傷心、難過、掉淚免不了也。

童生曰:感謝活佛師尊如此詳細之開示,相信對世人之釋疑解惑,定有莫大之助益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八爪護法金龍已飛抵目的地。師徒二人下了金龍,徒步走至一別墅前。)

童生曰:恩師啊!今夜帶徒兒至此別墅做啥?來渡假是嗎?徒兒近來堂務甚累,來此修身養性,也不賴喔!

濟佛曰:呔!劣徒!想得美喲!此是今夜著書訪遊之地,廢話少說,快隨為師入內一探究竟可也。

童生曰:是!徒兒遵命,不說就是了,幹嘛那麼兇?

    (此時只見童生邊碎碎念,一邊隨濟佛入了別墅。只見一位中年男子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旁邊還摟著一位年輕妹妹,狀甚親熱,看得童生小鹿亂撞,臉紅不已,一時不知該說什麼話,呆在那裡。此時濟佛拿起手中佛扇就往童生腦袋瓜兒,狠狠敲了下去,痛得童生哇哇叫!)

童生曰:恩師啊!您老怎麼下手這麼重,萬一徒兒腦震盪怎麼辦?

濟佛曰:誰叫你看傻了眼,正事不辦,有違著書之聖務,當然要把你打醒嘍!

童生曰:對不起啦!徒兒知錯,恩師就原諒徒兒一回如何?

濟佛曰:真拿你沒辦法,只得原諒你了。

童生曰:謝謝恩師慈悲。喔!對了,恩師今夜來是否要訪問二者之一或二者都訪問?

濟佛曰:只要訪問那男的即可,待為師調其原靈出來一問便可知曉矣!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那位躺在沙發椅上看電視之中年男子突然睡著,元靈離身,輕飄飄,飄向濟佛與童生跟前。)

童生曰:這位先生看起來狀甚斯文,為何頭上靈光如此暗淡,近於黑色,何因?

    (男子默默低頭不語。)

濟佛曰: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有什麼不好說的,說出來警悟眾生,還可計功乙筆,否則你將來之後果甚為淒涼也!

男子曰:嗚!嗚!嗚!我錯了,請濟佛及這位善生原諒我,我不該如此,嗚!嗚!嗚!

童生曰:究竟是什麼事?趕快說啊!真叫人聽得「霧煞煞」(台語,聽不明白之意。)。

男子曰:好吧!說就說,反正錯到底,就此改過向善也好。我亦是一留學之博士,回國後,在某一大專院校教書。因色心未泯,故而常藉機與異性搭訕,帶其出國遊玩,雙宿雙飛,放下家中賢妻不管,三名可愛子女不理。我太太是一國中老師,為人溫良賢淑,對於我在外拈花惹草竟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予過問。父母為虔誠之道親,見我如此荒唐,竟日以淚洗臉,傷心不已。我因髮妻不予追究,反倒更變本加厲,乾脆與妻子辦離婚,與此位女子雙宿雙飛,在外金屋藏嬌。我父母無論怎麼喚,都喚不回我的良知與理智,就這樣我一直沈溺在「色慾」之中,無法自拔。更諷刺的是,我身為天命講師,跟著學長四處講道理,成全、鼓勵他人盡孝道,愛妻兒,自己卻做不到,讓雙親天天為我難過掉淚,是我之不該,是我之不對。

濟佛曰:汝之雙親,怕爾常此以往,導致身敗名裂,故爾天天在佛堂上向為師哭訴你之荒唐行徑,及不孝之行為,故方有今日老衲之訪遊。盼汝能真心懺悔,真心改過,猶為未晚也!可,今夜時間已晚,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送回此男子之靈回體,師徒二人走出門外,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