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考道關

邱真人 降

聖示:一年易過一年春,戊辰年已過,己巳年來臨,封筆期間睽違諸賢生,己巳年紫陽關遊記第一次著書,在此祝福諸賢生能得萬事如意,聖凡兩順。可,著書。

勇筆:真人,今年開筆著書之金玉良言,但願能如言而得托福之願。

真人:誠則靈,你何妨試試。行了,出發著書。

勇筆:弟子遵命。

真人:吾有一題,你答答看,何謂異道,又何謂謗道。

勇筆:異道即乃道不同,謗道即乃口出語言,有辱聖神大道。

真人:兩者又有如何關連,異道為道不同,難道不可指為左道旁門嗎?

勇筆:弟子有想到這個解釋,因為有異教徒這個名稱,因而聯想。再因為,真人以異道、謗道垂詢,是以弟子解釋為,道不同不相為謀之義。

真人:若如是,你對此事持何觀念。

勇筆:弟子認為,道,唯一無岐異,道德天尊道德經中,大道無名強之曰道,可見道即無所分判,何來其異。換言之,道唯正途,捨此無路可通,所謂異道、異教徒,乃人為因素,即乃意識所執念之行為,強冠之名詞而已。因此存有異道之心者,其人必容易陷入謗道之口業中。

真人:好,有見地,今夜吾等,乃遊考道關。上前參詣關主吧!

勇筆:只顧談話,竟不見眼前高真,弟子失禮了,弟子參見……咦!您應是考道關主,怎會是您呢?

關主:這一關三曹會考,吾乃受母命把關。

勇筆:這一關應是世人最難突破之關,否則何須勞動 玉皇大天尊之三太子掌關呢?弟子叩見恩師。

關主:免禮。賢生著書辛苦,無須多禮,吾陪你訪關。

勇筆:感謝關主抬愛,弟子奉命著書就不再客套了。(一行數位乃進關,只進關前橫書「考道關」三大金字,兩旁有聯曰:

   一心二意,須知謗道成愆業。

   五苦三塗,應在靈台積慧根。

   此聯勘破,謗道口業不生,考道關可過。

關主:正是,奈何有人勘不破。

勇筆:請問關主,這一個考道關的題目是否針對謗道而設,既有謗道之罪業,何能到此叩關應考。

關主:一個人虔誠信奉某一教,致力修持、遵行教羲,功德累積,但卻自以為本身之修持是絕對正確,才可能成道。至於別人進入他教修持,即迭加攻訐,標榜己道、排斥他教,則他一生之功過,你如何下論?

勇筆:這還不簡單,要他去到如地府抄經所,閉門思過,等到想通了,才放出來。

關主:這是正確的作法,但有失天心之仁,因為他生前一意修持一教之理,只因執而盡毀一世修持之功,過於嚴酷,因而本關乃針此而考,只要他能在此通過謗道之試,准其敘錄果位,此乃教育重於懲罰的仁意。

勇筆:說得也是,一個人能認定某一教門,信奉修持,此間苦功不可謂不多,如若以其不能接受他教,或排斥毀謗他教,而否定其修持之功,亦屬不公平,以教育重於懲罰的作法,更是有如畫龍點睛之妙,否則准成道,則其偏執之心不夠格成神。但不准成道,卻又不公平,這個折衷辦法倒也是盡善盡美了。

關主:理論上是如此,但你自己看看,能夠通過考關者卻不多。

勇筆:既然能夠有機會到此叩關應考,生前修持必定不差,怎會過關率不高呢?

關主:正如你所言,心中偏執不夠格成神,因而本關考題特嚴,幾乎已是挑剔到一定要有精深的修持才能有望過關。

勇筆:適才弟子見有人談到針鋒相對,剛好有個人路過,聽到竟加入舌戰,最後像是那個後來的人與先前的人起了爭執,這個路過之人,應該是受考之人了,考題借著兩人論道吸引他的興趣,再以激辯迷惑他的心智,然後不知不覺中,他就失去戒心又故態復萌,受考關所挫了。

關主:是的,本關以各種方法考驗他的修持,對於悟道根基之深淺,判明他謗道,還是排斥他教的理念。以此作為警惕,也是考題。

勇筆:人總有個通病、劣習。雖然已有改過,一碰到類似的事情,情不自禁的藉以自主控制那一般蠢蠢欲動的念頭,另外一個人他好像很輕鬆過關,只見他是一個醫者般的人,有個患者以教義所戒不肯吃藥,這位醫者能夠以道理作為開悟心靈的治療,而施醫,然後病患以信仰不同已知展開舌戰,幸好這個醫者不受所惑,堅持自己的教義,但能夠接受他教的立論,修道人應有這種胸襟才對。

關主:對了,所謂修道:內修靈慧之根,外修善德之功,以此契合天地不毀不滅永恆自性,而成大道之果。若靈慧受蔽、善德不彰,修道無成,口業乃心性所主宰,心性之智慧不開,則道程有礙,深願世人勉之。

勇筆:多謝關主開示,今夜訪遊弟子受益不淺亦已詳述本關梗概了,弟子就此告退。

關主:既如是,吾送天仙狀元及賢生出關。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