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後第十八代祖師 弓長師尊 略傳

    道統後東方第十八代祖師,姓張(弓長祖師)名奎生,字光璧,意思是光前顯後,直如連城之璧,聖號天然古佛,乃濟公活佛化身,祖籍魯西,山東濟寧城,南鄉雙劉店人,生於前清朝光緒十五年,己丑七月十九日(1889),師尊誕生時,北京天壇失火,黃河以北一半天空,均成紅光,向來混濁的黃河,當天忽告清澈底顯,據歷世記載,黃河水清,就有聖人降誕。

    師尊生有異相,堯眉舜目,平頂方頭,二目重瞳,常似閉目守玄,睜開則神光奪目,龍鼻聳直,冠頂如蠟,準頭豐隆,口開唇紅,精神百倍,龍步虎行,飄飄灑灑,真是超塵出世,氣度非凡,天資聰敏,並且兩手掌心,天生的左日右月,硃砂紅痣,兩腳亦有紅砂咮痣,堪稱福德貴像,雖處塵世,而靈光超出天外,與宇宙同體。師尊本性忠厚,且享有一個世代書香家庭,父諱玉璽,母喬氏,家道小康。師尊年糼時,慈父便親授詩書,長而有成,便志在四方,家道中等,初耕讀,復繼業於濟南,明德油鹽雜貨店,經營雜貨批發買賣,有屋百間,

師尊二十二歲去南京上海,跟隨姑父投入江防營當兵,因張祖身材魁捂,不久便被提拔,入老北洋軍閥當衛兵,隔年,收到嚴父病危之信,即辭職回家鄉,不久父歿,隨母操持家務,事母至孝.

辛亥革命成功,民國建立時期,張祖二十四歲,在家鄉與朱氏結婚,生一女,朱氏產後,不幸逝世.隔年,張祖與劉氏再婚,就是後人尊稱的劉師母.

民國四年,師尊二十七歲,遇見耿老師闡揚孔孟一貫之道,初不敢相信,先請母親去求道,看看如何再定主見。母親求道後,了解孔孟一貫之道,為真正解脫之道,而囑咐師尊去求道,師尊聽說一貫道還能超拔父母出苦海,升入天堂。因師尊父親早逝,未盡孝道,故此求道後,隨耿老師辦道開荒,從此修道齊家,立佛堂,數年之間,渡了六十四人,因十七代路祖之佛規所定,渡一百人,才能超拔一層父母,師尊渡了六十四人之後,無法再渡多人,結果,老祖師懇請皇母慈悲,老母云:「由此人開始,六十四功加一果,從此誠心修道者,渡六十四人,就能超拔一層父母。」師尊這時尚未見過老祖師.

民國八年(1919),張祖三十一歲,為了辦道渡人的方便,乃將全部家產變賣,舉家遷到濟寧城裡的永豐街,開了一間光明德雜貨舖.有了穩定的經濟,一方面也好辦道.

至民國九年,耿老師歸天,隔年,張祖因雜貨店經營不易,改到濟寧警備隊,當便衣稽查.就在這一年,經曾兆華的引薦,正式拜見十七代祖路中一.路祖說:你的老師已不在了,你想跟誰修道辦道呢? 師尊說:「請祖師指示,吾聽祖師調遣,祖師教吾跟誰,就跟誰。」祖師一聽,說聲:「好,你就跟我吧!」從此師尊就跟隨祖師辦道,並隨從左右,東奔西跑,共把聖道宣揚。

由於張祖在渡人方面很精進,很發心,終渡化了很多有緣眾生,於是沒多久,即由路祖正式任命為點傳師,並晉升為領袖級.當時,在路祖身邊的領袖級弟子,只有八位,張祖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由於他在道務上,特別有成就,難免令人刮目相看.所以當張祖領命為點傳師後,路祖即派他到臨近的單縣,開荒傳道.

民國十一年(1922)張祖與孫鴻勳及孫的姻親,何廣德等三人,到了山東單縣,當時,因為路祖有一位三才,名孫素真,仙佛時常借乩臨壇教誨,所以在單縣,道務很快宏展起來,一時,入道者甚是踴躍.

民國十四年(1925)二月初二日,祖師歸天,各大領袖,依扙功高德量,請老祖師臨壇,問:以後大道如何辦理?老祖師說:「待等三月百日後,自有消息對爾聞。」未到一百日,有幾位領袖趁老母臨壇時,又問:以後大道如何辦理?。老母考驗各領袖之智慧,云:「各有天命。」各領袖遂各自前辦,惟獨師尊不敢多事,等到百日後,老母到壇,老母有命,讓祖師妹妹路姑(路中節),代理天命十二年,但各領袖依然各辦各事,並不跟從路姑,惟有師尊,遵從老母及祖師之命照辦。

是年,師尊與襟兄郝鳳城和商人栗仲肅,三才孫素真三人,前往濟南巿開荒傳道,先渡化栗仲肅在濟南的好友李鴻臣,李鴻臣的家,位於濟南二大馬路緯三路,張祖即在此成立第一間佛堂-東震壇,並以此佛壇為據點,廣為開展道務.不久,再渡化了徐衡甫,齊鳴周,董玉泉等,是初期道務的主要幫辦者.很快,濟南的道務,有了初步基礎.

民國十五年,張祖就在濟南舊東門里,租了一間大屋,成立濟南總壇-忠恕堂,由張祖親自主持.濟南的道務,就由此逐漸向外開展.

民國十九年,老母托夢給師尊云:快去接天命,師尊自思,自己何德何能,敢膺此命,當即再四懇辭,以讓賢路。詎料老母又托夢,不允所請,即派金公祖師,借天才身體顯化,當時天才,是一位只有十一歲的小孩,而師尊是一百九十公分高的大漢,卻被天才一把拉去見路姑奶(路祖的妹妹),路姑奶說你來做什麼?師尊不敢說要接天命,師尊希望金公祖師能代回答,然而金公祖師卻退竅了,師尊沒辦法,沒回答路姑便回去了。如是者金公祖師三次借竅,拉師尊見路姑,便退竅了,到第四次,金公祖師又借竅,拉師尊去,路姑很生氣說:真不要臉,你又來了,你要什麼,要就給你。金公祖師這次沒退竅,並即命師尊:趕快跪下謝恩。師尊立即跪下,拜接天命,為十八代祖師。在觀音堂承接天命,暗轉道盤。

各處仙佛臨壇訓云:「天時緊急,老母有命,弓長月慧,普渡三曹,人鬼仙一齊普渡,上天不留一佛子,西天不留一菩薩,都臨凡打幫助道。」

 因天時緊急,路姑掌十二年道盤,以陰陽合曆,計算為六年,同年(民國十九年),師尊與師母,在八卦爐會中,奉皇母命,結為夫婦,同拜領天命,同擔普渡三曹明師之責,辦理末後一着收圓大事,為後東方十八代祖,即白陽二祖。師尊師母同領天命,象徵道降火宅,道門大開,乾坤齊渡,父子夫婦兄弟同修,不分士農工商,在家出家,半聖半凡,性命雙修,不必捨家拋業,男女平等,人人皆可得道成道.師尊師母,必須有夫婦之名份,謂之天作之合。各處均有仙佛臨壇,各領袖一聽師尊師母要結為夫婦,大家很哄動,說:自古那有修道修成夫婦之名,師尊師母真是痛心疾首,無地自容,可是祖師作主,老母有命,因為要重新另立道盤。

 師尊師母同領天命後,歷盡艱辛苦勞,飽受雨霜風雪,千魔萬考,從不視為畏途,並到處開荒下種,各大仙顯靈,借竅到壇批訓,求道者,各處不斷.此時,其他各領袖,有歸天者,也有辦不開者,大家全譭謗師尊師母。惟有跟隨師尊師母之後學,知師尊師母之結合,是有名無實,確實是天意安排,並非是人心用事.後來,也有些領袖,回頭拜師尊師母為一代祖師。由於師尊師母在濟寧一帶,受此大考,遂回到濟南,開闡道務.將原本的忠恕壇,改名為崇華堂,也稱為中樞壇.因以往的道務基礎,加上領受為十八代祖的天命,濟南的道務更為宏展.很快,在一年內,又建立了金剛壇,敦化壇,離化壇,天一壇等四大佛堂.之後,又成立了明德堂.

濟南的道務,有了基礎後,張祖即以濟南的佛堂為單位,開始向外地開荒傳道.初期是以東震壇,向山東益都煙台一帶開荒,以天一壇沿津浦線,隴海線向徐州,南京,開封,鄭州,西安等地開荒.以離化壇向雲南,貴州等地開荒,以金剛壇向江蘇,鎮江,丹陽等地開荒.張祖自己則前往天津巿開荒.

民國二十四年(1935),張祖派濟南離化壇的主持徐衡甫與董玉泉,到青島巿開荒,董玉泉在無棣路廿三號,開設杏林堂大藥房,並兼營玉華報社,並在藥房樓上開設佛堂,是天道在青島宏道的開始,後來成為青島的總佛堂.至民國二十八年(1939),續有董氏壇,高氏壇,東鎮公共佛堂,李氏壇,許氏壇,滄口壇等佛堂的成立.成全出來的點傳師有:董黎農,李性澄,于春汙,許鐵岩,張寰影,許書年,盛毓根,許益忠等人,均為張祖日後開創道場的重要助手.

天津道務的開展,始於民國二十三年,劉向前首赴天津開荒渡眾,並請張祖親往點道傳法.張祖抵天津後,先在大經路三星客棧,點化老闆李允中及伙計任希舜,由他渡一位于洪洲,梁耀先,薛洪等五人.嗣後,又點化潘金生等數十位.翌年(1935),又度化張文運等大眾,並引度了道德武學社社長,孫錫堃及全體社員,成立道德壇,自此道務逐漸開展.開辦之初,張祖設公共佛堂於福慶里,繼設總壇於光華里,嗣以道務漸興,道親日增,不敷使用,乃於民國二十五年(1936),遷府署街,成立天真總壇,有劉萬興的浩然壇,薛洪的普化壇,張五福的天祥壇,張武成的興毅壇,呂懷拯的慈航壇,王義的文化壇,孫蘭芳的禮化壇,于洪洲的乾元壇,梁耀元的三義壇,宮彭齡的明德壇,韓雨霖的同興壇等.其後天道發展,幾乎百分之八九十,皆由天津開出去,此期間,由天津向外發展的兩大主力,是孫錫堃的道德壇,及薛洪的普化壇.

孫錫堃道長,係天津道德壇的主持人,張祖於民國二十三年到天津開荒時,經李允中引薦,去道德武學社開示.當時社裡有位鷥生楊灌楚,能言善辯,張祖乃攜三才去道德學社,上壇時,蒙關聖帝君揚刀顯聖,度化成全楊灌楚,遂由孫錫堃率全體在場之社員,受張祖親點,並成立道德壇.孫錫堃以其在當地之身份.和豐富之人脈,使天津的道務大為宏展,渡化成全很多有緣眾生,不久即被師尊親命為天津第一點傳師,由他輾轉成全了劉夢梁,潘華齡,張五福,郭海潤,張武成,邱鴻儒,王義,鮑宏貞,霍永盛,孫克成,宮彭齡,宮彭年,曹聚豐,韓雨霖等多人為點傳師,對往後各地道務的開展,有很大的影嚮.

北京是張祖在道務宏展時期的重鎮,早在民國二十五年(1936),張祖即派遣栗春旭到北京開荒.就在這一年,張祖在南京被國民政府逮捕,大致的情形是:在民國二十五年秋天,南京政府下令,調查山東有「一心天道龍華聖教會」,馬思偉自稱馬皇帝,信他教的人均姓馬,身穿上左襟大衣,在山東維縣一帶活動.調查員到山東濟南,不知龍華聖教會在何處,有人叫他們去問張老師。調查員隨即到師尊佛堂處問:「你這裏有姓馬的嗎?」師尊說:「有的。」調查員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師尊及齊鳴周點師、王星五及三才共五人,帶去南京查問,一問之下說:拉錯人啦。雖然知道拉錯人,但沒有放,並將師尊等五人囚禁.至民國二十六年春,被囚共三百天,才將師尊等釋放。師尊五人回濟南後,仙佛到壇才說:老母以前有訓曰:金陵五老爐,至此才知道受鍛鍊,所以,歷代祖師,均受過大魔大考,不退道心,才能成道。

師尊被囚時期,師母在天津濟南,各處奔波,勸全體弟子小心,不要妄動。可幸,從此以後,道務蒸蒸日上,張祖獲釋出來後,隨即由天津派張五福,楊灌楚及范太太等三人,到北京開辦道場.

民國二十六年(1937),對日抗戰爆發後,北京道務在張五福的領導下,大為宏展,當時有信一壇,德一壇,純一壇三間佛壇,其中張五福的信一壇發展最快.到了民國二十八年(1939)一月,張五福便在北新橋的財神廟內,設立總壇,並接張祖及孫祖同來.張祖即在這一年,正式任命張五福為道長,負責北京的總道務.並以孫祖坐鎮北京的道務,以劉師母坐鎮濟南的道務.

至民國二十八年(1939),可說是天道發展上的重要轉折,由於道務在華北地區大為宏展,張祖就在這一年,將道務發展的中樞,由天津移來北京.並特別在二月十九日到三月廿五日,奉老母命,首度在北京鼓樓大街,蔣家胡同五十號,開了一次順天大會,有三百二十人來自各地的前賢參加,為期一個月.這次大法會,又稱為爐會,是由張祖親自主持,張五福,宮彭齡,劉新泉,齊慧貞等道長,負責具體工作.整個法會的進行,除了講解中庸,道德經,大學,金剛經等基本經書外,很多時間,都是由仙佛借竅,直接來教化,

民國二十六年,老母亦在天津臨壇,命再立爐立會,鍛鍊有緣佛子,天津有純陽爐,入爐者有六十人,日期為十六天,紫陽爐有四十餘人,日期為九天,。濟南理數道教會,一百五十人入爐,日期為十五天,還有鄭家口的爐會,有百餘人參加.為期十二天。所有受過鍛練的人,出班後,均有大愿,各處開荒闡道.

民國二十九年,春季大典(三月十五日),師尊來到天津,住在霍永盛先生家,老母到壇,還要立爐立會,鍛鍊人才。師尊再三懇求云:「孩兒擔不了這大責任,請免爐會。」老母指示:「好了,從此以後,天地為鼎爐,不再立爐會。」

爐會為天道場栽培人才的方式,採密集且有效的天人共辦法會,使天道的發展,更為快速.但由於會期長,容易引生問題,惹來一些風言風語,所以,到了民國二十九年,張祖得到皇母的允許,即下令停辦這類大法會.改為較短期法會,或研究班,懺悔班等.

天道的道務移來北京後,北京道務在張祖及孫祖的領導下,及張五福的開辦下,快速宏展,至民國三十年(1941),佛堂驟增,此時,輔助張道長之重要人物,計有陳明源,郭緒銘,陳恩善,郭樹榮等四位.至民國三十三年(1944),鑑於堂口眾多,為方便統轄,便分區管理.至民國三十八年(1949),北京之道親,己達十九萬之多.

至於江南方面,則以上海為主要道務發展區,民國二十八年,由天津道德壇開,第一間佛堂設於海租界區梅克白路,壇名基礎佛堂,是由張漢章及馮月千兩位前輩主化.另有寶光,金光,浦光,紫光,亦在上海紛紛成立.後來,江蘇常州人,吳萼偉在基礎堂求道後,即將他在上海的印刷工廠,捐給道場,用做文宣,經訓及社會文教的印發中心,後來吳萼偉回家鄉辦道,與四兄吳祖蔭,四嫂王彰德,積極參辦,道務宏展,開荒附近鄉鎮,道親逾十萬人,佛堂近七百間.整個江南,道務發展迅速,在基礎,寶光等前輩努力下,佛堂遍設.

 

民國三十五年十一月,四川的道親希望迎接張祖,孫祖到四川成都,由甄中和同幾位開辦道場的前輩,來北京接師尊師母去四川.到了四川後,各位前人均為師尊師母親自預備安身之所,輪流在各處居住.

於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師尊師母,取道四川峨嵋,行近山麓,眼見瑞氣歡騰,杜鵑花遍野齊展,師尊心想:此山神明多靈感,獻禮花共迎聖駕。師尊定居山麓,送去舊歲,迎來新春,滿懷熱望,意欲攀登名山,採訪名勝,奈因魔障多,擾纏不去,日日不離身。至三十六年七月,盼望可達心願,詎料蛟龍起洪水,洶濤沖斷橋樑。斷決去路,便在八月初九,有李錫棋與師尊預備房屋,屋外花園環境優雅,請師尊前去,至此師尊揮別峨嵋山,走近王家塘,這時師尊問:「這是什麼地方?」李錫棋回答師尊:「這地名是王家塘。」師尊一聽這地名,心中不太舒服,師尊走近門前花園,感嘆說:「福禍將至,必先知之。」忽見一顆畸型的怪果落地,師尊面色呈驚,暗地知不妙,憶昔日,孔子見一死麒麟,心中甚是憂傷不過,便將衣袖掩面涕泣,長嘆曰:「我道窮矣」.師尊自占不祥,自此病勢日趨惡化,便囑咐邀請大眾會晤於中秋(八月十五日)。

師尊在八月十五日,設筵宴請諸賢及地方名士,聚會午餐,師尊在餐畢,給大家訓曰:「今日會晤意義深長,昔日孔明扶漢室,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師尊如泣似訴,大家熱淚盈眶。師尊訓話完畢,還送大家出門,言說:「後會有期。」大家均猜想,為什麼師尊說這句話,至下午三時,師尊聖體甚感不適,前賢們便扶師尊入房靜息,時已日落西山,師母請訓,香煙靄靄,老母率群佛仙,及十大名醫,臨壇指示,諸大仙佛到壇,還說安慰大家的話,說師尊病體,因大家誠心所感,無關緊要,此時師尊還想起來接駕,前賢攔阻未接駕,待至玉管止乩,八點正(戌時),老母退壇後,再看師尊已殯天矣。

    老母攜師返理天,師徒別離在中秋,師尊溘然歸天,噩耗傳來,三曹震驚,真是山川含淚,草木同悲。

嗚呼!恩師一代聖人,天命明師,萬世師表,僕僕風塵,奔波渡眾生,悠悠歲月,半世於栖皇,一生事業,行素王之志,繼承道統十八代。師尊因獲怪果落地,自占不祥,如今溘然,與世長逝矣!乃世人一大不幸,當為天下共悲,師尊享年五十有九歲。

 師尊歸空後第五天,也是八月二十日,師母請訓,師尊的本靈臨壇訓示了許多話,師母也問師尊許多事,最後師尊降訓墓址。

 「墓築西湖畔,靠近漁樵塘,背負南屏山,向東山鳳凰,西子湖在左,右山名玉皇。」

師尊的靈柩從四川一路往杭州而行,經過十天抵達杭州城,時為九月初一,頓時杭州城內各寺廟出現諸多濟公活佛之顯化,一時傳言『濟公活佛回來了』。

師尊蒙上天慈封為『天然古佛』位證品蓮,聖德如天,恩澤十方。

師尊紀念歌歌詞:

亙古傳道統 弓長繼金公 白陽應運 睿哲天鍾 降凡清光緒 己丑七月中 十九戌時誕魯東 幼懷聖賢志 異稟具重瞳 遍訪無上法 甲寅得真宗 窮理而盡性 豁然而貫通 頓悟直入 參透造化功 戊午之年天命崇 負責啟迷蒙 不辭跋涉勞厥躬 亟亟挽頹風

大道之推行 天運開大同 二九接統 天旨優隆 時當庚午歲 禰祖而祧宗 巍巍三教一爐熔 道家曰復命 儒家曰執中 釋家曰見性 宇宙一理通 闢盡諸旁蹊 發揚救世功 當頭棒喝 喚醒瞽與聾 金陵困繫道豈窮 永無怨悔容 歲寒松柏更蔥蘢 時衰道益充

木鐸振蓉城 緝熙而和雍 誨人不倦 玉石磨礱 積勞感貞疾 示化返瑤宮 享年五九痛歸空 中秋日之戌 天地扇悲風 十七丑含殮 永難瞻聖容 九月既望日 靈輀飛向東 四九型機 廿八人相從 抵滬轉杭葬祭隆 靈芝茁壙中 小陽念日卯時逢 南屏墓道封

三載隔音容 哀痛蘊滿衷 芸芸萬姓 大劫遭逢 子系奉天命 收圓竟全功 三曹普渡德莫崇 快人騎快馬 逆水駛逆風 不進勢必退 堅忍建奇功 九六善接引 善惡分吉凶 凡我弟子 莫負師恩洪 末後一著莫放鬆 昭昭視蒼穹 登天原有路可通 大道在玄中

 

 

 

師尊師母結為夫婦,乃為天作之合,雖有夫婦之名,而無夫妻之實,足以證明,白陽三期,要渡回先天原靈,九六皇胎原子,謂之道降火宅,陰陽(乾坤)齊渡,父子夫婦兄弟同修,在家出家,不分士農工商,半聖半凡,性命雙修,不必拋家捨業,人人皆可得道成道,弟子普遍世界,亙古未有之奇緣。


師尊在濟南開展道務,普渡三曹,上渡氣天仙客河漢星斗,下渡地府幽冥鬼魂,中渡大地善男信女,辦理末後一著,收圓大事,指點真我
,得知生死之門戶,一步直超之天道也。

師尊師母二位老人家,為了救渡三曹,人鬼仙之靈性,不戀先天極樂聖位,共同領受老母之天命,倒裝臨凡降世。於婆娑苦海之中,共駕慈舟,犧牲一切,各處尋找皇胎原人,歷盡一切滄桑之辛酸,受盡各魔難,師尊晝夜頻繁,為道奔勞,風塵僕僕,走遍天涯海角,櫛風沐雨,霜餐露宿,披星戴月,日月奔忙,自此幾年的功夫,大道已傳河北省。至民國二十六年秋,盧溝橋事變,至三十二年,中日抗戰,時勢日益緊張,各處受到擾亂與破壞,師尊全家由濟寧遷來天津居住,至民國三十四年,日本投降後,大道已普展全國,得道者不計其數。


在此段八年抗戰之中,師尊師母,及所有前賢跟隨辦道者,可說受了種種不堪言的魔難,可是,皆能躲劫避難,平安過去。俗語云:「好人有好報。」所以,求過道的,均能誠心修道,遵守規矩守法,才有逢凶化吉之應驗。

道務由濟南傳到天津,民國二十一年,天津道親要求師尊再去講道,師尊因事忙不克分身,遂請昔日路祖時之師弟,胡桂金師代表他主持天津道務,這就是天津胡道長的起源。

此時道務已經大宏展,金線大道,由西安傳至上海、四川、寧波、江南浙江一帶,開辦了寶光堂、基礎堂、浩然堂和天津的文化壇,各地開荒下種,宣化真傳,以期協助老師,辦理末後一著,普渡收圓大事。為使道務更為宏展,人人抱定堅毅不拔之心,立沖天之志,不分晝夜,披星戴月,櫛風沐雨,代天宣化,救度眾生,為報天恩師德,為道犧牲,守死善道。

    民國二十二年,師尊到天津開荒,住在旅社六個月,有一天一位相
士名叫于洪洲先生見到師尊,立刻跪下,伏叩師尊,有天人師之相,師尊即傳道給他,為弘道之開始。

老祖師受上天旨意,知道師尊將是接掌天命之人﹝另師母也是﹞,然而在老祖師的門下,八位領導人物﹝師尊師母包括其中﹞之中,個個德高望重,但是師尊師母卻是最年輕的,為恐師尊師母接承道統,無以服眾,因此老祖師自有盤算,於是開始考驗這些門人之道心。

一次老祖師出現重病,喉嚨阻塞,無法進食。於是他喚來這些領導人物,對著他們說:『修道有什麼好處?我得了這種病,還修什麼道?』於是他命所有弟子開齋食葷。弟子起先都很猶豫,不敢開齋,後來老祖師便對他們說:『你們真不尊師啊!』弟子無可奈何只好依從祖師之言而開齋食葷。但是師尊師母始終不食葷肉,藉故推諉。又有一次老祖師又對眾弟子說:『現在戰爭已經結束了,太平盛世,修道已告一段落,往後不必再修道了,我們現在可以大餐大肉一番了,吃吃吃,盡量吃吧』路祖拿起筷子便先吃了起來,弟子看了老祖師已吃肉了,便無顧忌得跟著吃了起來。師尊師母又是藉故推三辭四,始終不敢任意開齋。

眾弟子飽餐一頓後,路祖開口說:『你們根基智慧真淺,經不起小小一考。你們修什麼道,連三皈五戒都不懂,現在輕意就開齋破戒了,統統要下陰山了,永不復生,造下大錯,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此師尊師母通過這等考驗,於是就理所當然的接承道統祖位。

 

    師尊為著三曹普渡,南來北往很忙,有一次乘船要到某地辦事,突遇暴風大浪,船身搖擺不定,載浮載沉,忽然見到魚蝦水族,都來扶舟護駕,使船安然順利到達。到達時,師尊說:「你們可以回去了」,魚蝦水族才離開,由此可見天命之寶貴。
 
    有一次師尊命前人去台灣傳道,大家以為台灣東西缺乏,不敢來,師尊:「盡管去吧!台灣什麼東西都有!」師尊親口這麼說,所以現在台灣什麼東西都有,甚至以前沒有蘋果、梨子,現在也都有了,而且任意種什麼有什麼,一年四季不缺,真可說是蓬萊寶島,這是師尊金口敕封的。

    更有一次,師尊顯化,在壇上闡述天道寶貴,當時聽眾多,而分樓下樓上二班。師尊講說禮門義路,不二法門,教眾返璞歸真,返本還源,復回本來面目。講道時,大家都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精神抖擻的專心聽講,沒有任何人隨意走動,肅靜無聲。

    師尊悲天憫人,盡量教誨,在宣講中,再三敦化,循循善誘,說到如是處,大家不亦樂乎,喜溢眉梢,喜形於色,暗喜幸遇三期,更得明師教誨,實是三生有幸。

    師尊講畢,樓下弟子問樓上道:「你們班上,誰在給你們講道?」
樓上弟子道:「我真幸運的聽到老師慈悲。」樓下弟子乍聽之下,吃驚的問道:「你們不會胡說吧?」樓上弟子道:「明明是老師在講道,怎可亂言。」原來是師尊慈悲,分身闡化。

    有一回,師尊到海邊渡化庶民,棲宿於一棟古厝,在海邊海鳥很多,觸目皆是,而且成群結對的飛到厝頂遊閑,啁啾喧嘈不停,致使屋頂蓋滿了鳥屎,既不雅觀,又不合衛生,師尊睹狀心想,有礙清靜,遂爾隨口說道:「但願下一陣雨,把它沖掉多好呀!」沒想到話才說完,突然天空烏雲密佈,風雨際會,未幾便傾盆大雨,一下便把鳥屎沖得一乾二淨,現出潔淨的屋頂,師尊見此,心驚且疚的說:「快謹言謹語,誠不可輕唇啟齒,過哉,過哉!」

 師尊身帶天命,金口一開,千聖萬佛,皆不敢違命,奉命維謹。
師尊在生病時,屋前一顆柚樹,結了七個柚子,然無緣無故的掉下四個,師尊嘆道:「天數矣!」後來四個道長跟師兄走了。

 路姑奶奶暫領路祖天命之時,姑奶奶的兒子,大兒子陳興海先生,二兒子陳興弄先生,以及師尊同門之師兄,一部份不承認師尊之天命,內心不服,以為姑奶奶之兒子陳大先生,可以承擔天命,依舊傳路祖之天命。表文用路祖姓名。

    師尊在濟寧,因格於人情,由於郎舅之親,以致無法傳開,後來老母 到各地降鸞指示。經過二、三年後,守舊之師兄弟才相信,而同心助道。此事在民國十九年至二十之間。

 民國二十五年,基礎組前人張培成,和師兄派前人張德福,都說師尊到南京,因接他的人有數百人,都穿長袍褂,見了師尊,都下跪請安,引起治安人員猜疑而加以拘捕。(此錄自聯合月刊,第十期,民國七十一年五月)。師尊遭此拘禁後,很快就被釋放。

 師尊乃奉承道統,應運救世而降,其因在先天奉 上帝之明命,所以在後天代表上帝,為兆民之明師。際此三期末劫,天道降世,倒裝下凡,化身弓長,以直指本性,渡化眾生為本願,承天德而普化,光明遍照三界,不但眾生賴以出苦,即氣天真仙,地府鬼魂亦將同蒙恩典,返回理天。

    師尊承受天命,辦理三曹大事,然人力有限,況且道降火宅之今日,庶民應運,善良皆可得道,道務繁忙,幸有諸天仙佛齊下東土,搭幫助道,共助收圓,否則怎能在數年之間,大道宏展,遍及全國,繼而全球。此皆仙佛慈悲,到處托夢飛鸞顯化,指點眾生去求道拜師,得真傳以超生。

    天命之授受有微有顯,微則難見,顯則易知。而常人只有肉眼,何能透視布衣之師尊,確為天命之明師?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