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和尚

明州奉化縣布袋和尚,是彌勒菩薩化身,他的一付尊容並不大好看,所幸他笑口常開,倒也沒有人討厭他。他最大的特徵是肚皮很大,他的行為也是佯狂作態,瘋瘋顛顛的出語無定。住宿的地方是隨遇而安,就地便臥,看樣子他決不會犯「臥高廣大床」佛戒。他的隨身法寶是一個禪杖和一個布袋,他的布袋可以稱為「百寶乾坤袋」,凡是供身之具,全部財產家當,都貯在袋中,這裡邊究竟裝了些什麼?恐怕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到了街市聚落村莊裡,見到人家吃東西,就伸手求乞,醴鹽魚俎之類的食物,不較葷素,他接到手中,先咬一口,再分一半放進寶袋之內。假使袋中之物多了,就招引小朋友們,找一塊空地坐下來,把袋子倒下,讓小孩子搶了吃,他在一旁看了呵呵的傻笑。因此一般小孩子都喜歡他,和他一起玩。有一次大雪天,他臥在雪地裡一夜,不但沒有凍死,並且雪不沾身,因此人們對他感到奇異起來。他向人家化緣,把化來的貨品再售出去,將得到的錢去救濟貧苦的人。總之,他自己是不存分文的。他示人吉凶很靈驗,天如果要下雨,也就穿上濕草鞋,在路上急驟行走,表示大雨快來似的。如果是到亢陽不雨,他就拖曳高齒的木屐,跑到橋上,豎膝而臥。日子久了,當地的農民都以他的行動為氣象台,看他的舉動就知道天氣有什麼變化。和尚有一次北上途中,遇見宰牛的屠夫,為其說法道:「一切畜生是造業人的果報,你如今造業殺生,貪財無道,何不為其贖救活命,你知道因果可畏嗎?」又為之說偈道:

殺牛之人號羅剎,殺他自殺誰驚怕!
刀山斧斫暨鍪前,何劫何時時解脫?
  
和尚有一次接受農夫的供養以後,為其說法開示道:

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
六根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有一次,布袋和尚深夜獨坐橋上,忽然有一肖小,探頭窺看,而對他有所圖謀的舉動,和尚朝他咧嘴一笑道:「我是窮和尚,沒有銀錢的呀!你也不要妄起貪心,要知道貪財奪利的人,無端造罪,要遭輪迴之報。」並慨嘆的說偈勸道:

由貪淪墮世波中,捨卻貪嗔禮大雄;
直截凡情無所得,圓明寂照汝心中。
 

一日和尚在街市鬧區中,看見那些攘往熙來的人群,無非是為名為利而忙,慨然的說偈道:

趣利求名空自忙,利名二字陷人坑;
心急返照娘生面,一片靈心是覺皇。
 

有一位福建籍的陳居士,請問布袋和尚道:「和尚何姓何年所生?今年生臘幾何?」和尚答道:「你莫道我姓李,二月八日生,我這布袋與虛空齊年。」居士又說:「和尚此去,若有人問就這麼對,不可墮他人是非!」和尚以偈語答道:

是非憎愛世偏多,仔細思量奈我何?
寬卻肚皮常忍耐,放開笑口暗消磨。
若逢知己須依分,縱遇冤家也共和;
若能了此心頭事,自然證得六波羅。

陳居士問:「和尚有法號否?」和尚以偈答道:

我有一布袋,虛空無掛礙,
打開遍十方,入時觀自在。

再問:「和尚的行李呢?」和尚說偈答道:

一砵千家飯,孤身萬里遊;
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

陳居士道:「弟子愚魯,請求和尚開示,如何才能見佛性?」和尚答道:

只個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
縱橫妙用可憐生,一切不如心真實。

居士再問:「和尚此去,是住宿寺院中,還是住於俗家?」和尚答道:

我有三寶堂,裡空無邊相;
不高亦不低,無遮亦無障;
學者體不如,求者難得樣;
智者解安排,千古無一匠;
四門四果生,十方盡供養。
 

居士聞聽開示後,合掌禮謝道:「願和尚留此齋宿,寥表弟子一點敬意。」當夜和尚書偈於其門曰:

吾有一軀佛,世人皆不識;
不塑亦不裝,不雕亦不刻。
無一塊泥土,無一點彩色;
工畫畫不成,賊偷偷不得。
體相本自然,清淨常皎潔;
雖然是一軀,分身千百億。
 

布和尚在浙江四明山時,與蔣宗霸居士兩人相處甚歡,出處飲食,時相往來,和尚教他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以此為每天日課,勸念不休,當時的人都稱他為摩訶居士。  

有一天,他陪和尚在長汀溪中洗澡,和尚要摩訶居士為他揩背,忽見和尚背有四目,炯然放光,摩訶居士大為驚異,於是作禮道:「和尚佛也!」和尚當時嚴誡不得向人言。對蔣摩訶說:「我與你相聚同遊了三、四年,可以說有大因緣,我不久將去,你不要為此而憂。」不多日,又親至摩訶家中對摩訶說:「你要不要富貴?」  

摩訶居士道:「富貴何能長遠?但願子孫長遠就好了。」和尚拿出布袋一隻,袋內裝了無數小袋子,並一箱一繩,授與摩訶道:「我以此物為汝紀念,乃汝後代事也。」摩訶居士收下來,也不知是什麼意思。過了兩天和尚又來對蔣居士說:「汝解吾意否?」摩訶答道:「弟子不解。」和尚說:「我欲令汝子孫,如我袋中遺物也。這意思就是說:您的子孫長遠下去,一代一代的,如我送你無數小袋一樣。」  

布袋和尚,在貞明二年丙子三月三日對大眾笑著說:「明年的今天,我取彌勒果供養大眾。」果然於第二年丁醜三月三日,在岳林寺的廊下,跏趺磐石上而逝。大眾這才知道他去年所說之言。  

當和尚在世的時候,四明的亭長不信佛法,又以和尚顛瘋作態而不事事,他看見就加以垢辱,並且把他唯一的布袋,奪下放火燒掉!可是隔明天看到他仍存著布袋,來去如舊。如此三次奪燒布袋,可是三次仍然復舊。因此亭長甚為驚異,不敢再燒了。  

聽了和尚圓寂,亭長自備棺木,厚殮以贖過去垢辱之罪,但眾多人卻抬不動棺木。另有一姓童的居士,他平素很敬重布袋和尚,所以另以棺換之,此時抬棺木者少,而抬之輕若毛羽,觀者稱奇,遂為其建塔於封山之原。  

福建莆田縣令王仁照居士,在江南天興寺遇見布袋和尚,後來在福州官捨又看到和尚,見面時和尚從懷中取出一封圓書,交給王縣令道:「我如七天不來,你就把它拆開來看。」仁煦依言,過了七天,未見其來,就如約拆開來看時,只有四句偈語:

彌勒真彌勒,化身千百億;
時時示世人,世人俱不識。

至此大家才知道,瘋顛作態的布袋和尚,就是彌勒菩薩化身。  

布袋和尚寂滅後十年,浙江的大帥派一官差,因事使蜀,回到棧道的地方,卻會見了布袋和尚,和尚對其差官說:「四明蔣摩訶者,你回去見到時,告訴他要他多保重自己,以待相見。」那時蔣摩訶已經在高山峻嶺上,自築茅庵而居,畜一黃犬自衛。每逢食米盡時,就系百錢於黃犬頸上,出來東吳糴米,往來二十里,從不有誤。蜀使回來將布袋和尚之話,告訴了蔣摩訶,摩訶說:「我已知之。」隨時設齋邀請親友,齋後沐浴趺坐而逝。

 

布袋和尚


「眼前都是有緣人,相見相親,怎不滿腔歡喜;世上盡多難耐事,自作自受,何妨大肚包容。」這首偈讚布袋和尚;他滿臉歡笑,到處隨緣,接受一切難堪苦惱,好像大肚子裏完全容納,所以連小孩子都喜歡跟隨著他,往身上爬,向袋中拿取食物,因此,每到一處,成為一班孩童跟隨相擁的對象。


佛像造型中,有些說是多仔佛,其身上有五個孩童,亦就是布袋和尚;五個小孩含義代表是:色、受、想、行、識五蘊,說明生命經歷遭遇;人生中有嘻笑、怒?、歡樂、幸福、悲哀、憂愁等,都應該處之泰然,勇敢面對,就像布袋和尚終日笑嘻嘻地,做個開心、快活、樂觀、豁達的人。


布袋和尚有許多不可思議的事蹟;每到冬天,他時常躺臥在雪中,雪花毫不沾身,許多人都以此為奇。又如果將要下雨時,他會穿著潮濕的草鞋履,在村莊中急急行走。若遇上乾旱之年,他便踏著高齒木履,睡臥橋上,豎膝而眠,這些怪異行動,非常靈驗,當時一般人多以他的舉止動作,而預測天時、亦有人向他請示凶吉,每示必應,毫不差錯。


?間,樹林蔭林。過路的人往往在林下納涼,清風飄來,涼爽舒服,人們正在閒談聊天,忽然看見一個和尚,身體肥胖,坦胸露腹,背著個大布袋,笑嘻嘻走過,和氣地跟大家打招呼。還問:“你們有煩惱事情嗎?生活有不愉快嗎?”


大家雖然有點奇怪,卻也回答說:“有呵!不開心!有些困難。”也有人說:“很麻煩呵!”有些婦人說:“我家孩子不聽話,常常啼哭,吵過不休。”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熱鬧起來。只見布袋和尚停下腳步,解開布袋,鬆放袋口說:“煩惱!不開心!有苦難!不要緊把它丟掉,送給人家吧!人們說:“誰要呢?”大家看著他,初時驚奇,詫異,後來裝腔作勢,把手丟下布袋說:“把衰氣給你吧!”


布袋和尚把袋子一拉緊,說:“好,我就把煩惱、不開心、啼哭通通帶走”。說完,笑嘻嘻就走了。


一兩日後,曾經把手探入布袋,把不吉利放入去的人,真的都一片和祥,小孩也不再啼哭。


於是,都被人稱頌,以後,許多遇到布袋和尚的人,對所有祈求,也能逐一靈驗。


傳說布袋和尚就是彌勒菩薩的化身。

明州布袋和尚,《景德錄》卷二十七之本傳說他是明州奉化人,未詳氏族。據本傳所載,布袋和尚圓寂於梁貞明二年丙子三月,今案:《景德錄》的記載有,查史書,梁代並無「貞明」這個年號,僅陳代有一個「禎明」的年號,但與丙子這個年號又對不上號,僅在梁敬帝太平元年纔有丙子年,在西元為556年。布袋和尚的生平事跡並不非常詳細,《景德錄》說他「出語無定,寢臥隨處,常以杖荷一布囊,凡供身之具盡貯囊中,見物則乞,或醯醢魚葅才接入口,分少許投囊中,時號長汀布袋師也。」

彌勒佛

  北京古剎潭拓寺天王殿,有一副膾炙人口的楹聯,聞名遐爾:

  「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彌勒佛又稱「布袋和尚」、「彌勒菩薩」、「彌勒」,俗姓阿逸多,意思是無能勝,為三世佛之一:過去佛燃燈佛、現在佛釋迦牟尼、未來佛彌勒佛。因為他擅長修慈悲心,常入慈定,故名慈氏。後來成為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但他卻先於釋迦入滅。入滅後到兜率天內院做「補處菩薩」,即未來佛。兜率天是彌勒的樂園,這裡的一晝夜,相當於人間四百年,此天有內外兩院,外院是諸佛的公園,內院是彌勒寄居的淨土。彌勒淨土之所以殊勝,是因為它不像其它的佛國淨土,距離我們的娑婆世界很遠。兜率淨土在欲界,發願往生的人,不一定出家,不必一心不亂,只要受持五戒,常常參加八關齋戒,作福行善,就可以往生了。而補處就是「候補佛修息所」的意思。釋迦牟尼佛的母親摩耶夫人死後即往生於此。彌勒菩薩既然是釋迦的接班人,為了做好準備,當然要住在「候補佛修息所」。釋迦牟尼佛曾預言,說他要在兜率天住四千年(人間五十六億七千年),然後下生補登佛位。

 

  彌勒佛出生於印度波羅奈國,跟隨舅父阿波離申修行。後來親近佛陀,佛陀為之授記,將來在龍華樹下三會度眾,成為末世眾生美好的希望。彌勒的修行有一特色:「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他發願在世間常行布施,給人慈悲,重視持戒,內觀智慧,不急於像小乘人一樣只求自我的了生脫死。

 

  《彌勒上生經》、《彌勒下生經》、《彌勒大乘佛經》是為彌勒三部經。《彌勒上生經》主要講彌勒上生兜率天的事蹟,在兜率內院說法的情況。《彌勒下生經》主要敘述在未來世,彌勒菩薩將從兜率天生,再次降生我們這個世界,然後成道說法度眾。

 

  民間傳說彌勒佛於五代時下凡投胎至明州(今浙江)奉化縣,生時滿屋紅光,但母親因難產而死,父親抱著他失聲痛哭。金山寺住持法明禪師,是阿羅漢轉世,這天正在佛堂坐禪,忽然心緒大亂,難以入定,就信走出寺散心。經過一戶人家,忽然傳出一陣哭聲,他連忙入門察看,知道這嬰兒來歷不凡,於是徵得父親同意將孩子抱回寺院撫養。長大後收他為徒,賜法號「契此」。

 

  廟宇供奉的大肚彌勒,并非是佛教三世佛中的未來佛彌勒,而是布袋和尚──契此。契此長得矮胖,肚子奇大,且行為怪異,天要下雨的時候便預先穿濕布鞋,天晴時則穿木屐,常用竹杖挑著大布袋在街上化緣,凡所需的用品都裝於布袋內,因為出門經常布袋不離身,所以人稱「布袋和尚」。

 

  後梁貞明三年,當端坐在獄林寺盤石上示寂時,說道:「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不自識。」因此布袋和尚被世人信仰為彌勒佛的化身。一直到現代,中國、日本、韓國各地,不論禪門,都安置形似布袋和尚的坐像,普遍被稱為彌勒菩薩。許多供奉彌勒菩薩的寺院,常有對聯寫著:「大肚能容,容卻人間多少事;笑口常開,笑盡天下古金愁。」

 

  據明代朱國楨《涌幢小品》卷十八所載:「布袋和尚,唐僧,閩人。或問年幾何,曰:此袋與虛空齊年。化後,復見於東陽。」

 

  相傳布袋和尚常常高歌:「只個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縱橫妙用可憐生,一切不如心真實。」「萬法何殊心何異,何勞更用尋經義。」

 

  這位「冒牌」的彌勒佛,千百年來取代了佛教中正統的彌勒佛而名揚四海,婦孺皆知。而佛教中真正的彌勒倒鮮為人知。「正統」的彌勒造像,身著菩薩裝,常戴天冠,又稱天冠彌勒。

  民間認為,彌勒佛為兜率天淨世界之主,其形象有三十二相,變化多端,除了布袋和尚外,其他形象世人皆不識。而民間亦喜歡彌勒佛喜氣洋洋,笑口常開,肥頭耷耳,袒胸露腹,手掐串珠,箕踞而坐,大肚滾圓的形象。

  農曆正月初一是彌勒佛誕辰。

 

古剎寺院之中,有歷代文人雅士潑墨揮毫撰寫出意味雋然,極之妙趣的楹聯。

 

北京潭柘寺彌勒佛龕兩邊的對聯:

  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

  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四川樂山凌雲寺的彌勒佛前的對聯曰:

笑古笑今,笑東笑西笑南北,笑來笑去,笑自己原來無知無識;

觀事觀物,觀天觀地觀日月,觀上觀下,觀他人總是有高有低。

 

四川峨嵋山靈岩寺對聯:

  開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

  大肚能容,容天容地,於人何所不容。

 

四川峨嵋山洪椿坪彌勒佛堂聯云:

  處世何妨真面目,對人總要大肚皮。

 

四川成都附近的新都寶光寺彌勒佛前有一聯云:

你眉頭著什麼急,但能守份安貧,

便將得和氣一團,常向眾人開口笑;

我肚皮這般樣大,總不愁穿慮吃,

只因可包羅萬物,自然百事放寬心。

 

山東濟南千佛寺彌勒佛前的對聯是:

  笑到幾時方合口;

  坐來無日不開懷。

 

杭州靈隱寺天王殿彌勒佛像兩側的對聯:

  峰巒或再有飛來,坐山門老等;

  泉水已漸生暖意,放笑臉相迎。

 

福建福州鼓山白雲峰涌泉寺彌勒佛前對聯:

笑呵呵坐山門外,覷看去的去來的來,

皺眼愁眉,都是他自尋煩惱;

坦蕩蕩的布袋中,無論空不空有不有,

含脯鼓腹,好同我共樂升平。

 

台灣高雄市壽山龍泉寺大雄寶殿彌勒像和台中市大雄寶殿彌勒像兩旁的對聯:

  大肚能容,了卻人間多少事;

  滿腔歡喜,笑開天下古今愁。

 

boktakhongkong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